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127章 我就是来找事的

【今天是国家公祭日,为疫情中逝去的患者和牺牲的医护人员哀悼。逝者安息,英雄不朽,祖国因你们而更强大!】

这是古琴的声音!传统乐器,而非西方传入的钢琴!

琴音从休闲区的深处传来,清澈而又悦耳,如同清泉叮咚,又如黄鹂清唱。

于帆本来因为休闲区淫糜氛围而泛起波澜的心神,一下子就恢复了宁静。

不过这琴音很短暂,只是片刻便没了。

陈斌和刘建洋也听到了声音。

两人相视一眼,眼底之下泛起阴险之色。

休闲区主管邹智俞正介绍道:“新货自然是有的。这一期主要是大学生、新婚少妇,和模特。有两个少妇挺不错的,要不要叫她们过来侍奉?”

陈斌当即便回了句:“那多没意思,光玩女人太俗套了,我们于少可不是那种凡夫俗子。这个琴音,这个琴音是谁在弹奏的?如果是个妹子,就叫她来伺候我们于少。”

“呃,这个……”

邹智俞顿时面露难色。

“怎么?怕我们给不起钱?”陈斌故作不悦之色,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信用卡,甩在了邹智俞的脸上,“拿去,1亿以内随便刷!”

“陈少,这个……”

邹智俞根本不敢多碰,双手捧着信用卡送还回来,口中为难道:“陈少,不是我们不伺候。主要那妹子她不是吃这口饭的,就算出再多的钱,她要是不愿意,谁也逼迫不了。”

“呵,你们禁区里头还有格调这么高的女人?”刘建洋嘲弄的说道,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架势。

说话时,两位阔少还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于帆,试图从他的反应里找到什么。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于帆根本就没有在意。

邹智俞苦笑道:“这个……我实话实说,那位姑奶奶其实是孟老板亲自请回来的,谁的话都不听,我们只能像老祖宗一样供着她。她要是心情好了,就弹弹琴给大家助助兴。要是有人主动调戏她,孟老板可不会坐视不理。之前风云网络的大老板就曾经想逼她陪酒,结果非但没有得逞,反而被孟老板的贴身保镖揍了一顿,还撤销了贵宾卡。”

“还有这种事?”刘建洋怪声问道。

陈斌则是轻哼一声,“风云网络不过是个小企业,和我们能比吗?这位于少可是于氏集团的少公子,巅峰时期家产过千亿,连孟老板都有所不及。再说了,我们又不是那种低俗恶劣之人,只不过是想进去里面听听琴曲,放松放松心情而已,又没抱什么邪念,你干嘛非要拦着!对吧于少?”

最后一句话,是对于帆说的。

于帆心中暗笑。

他已经看出了陈斌和刘建洋是想激自己进休闲区深处,去碰那个弹琴的人。

大概两人早就知道那个女人一般人碰不得,否则会引起孟老板的震怒,被轰出去。

不过他并不在意。

甚至还真有点被说动了,想进去看看。

当然,不是因为他中了两人的激将法,而是想借此机会见到孟容城的面。

“嗯,那就进去看看。”他点点头道。

休闲主管邹智俞见他们三人态度坚决,只能无奈一叹,劝一句:“那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进去之后可不能乱来,否则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能怨我。”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走吧。”陈斌不耐烦的道,推开了邹智俞,径直往深处闯去。

于帆和刘建洋也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三个人穿过一道门,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之中。

这个大厅和别的地方很不一样,无论装饰还是家具,都换成了复古的风格。

幽蓝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

房间里没有绚烂的灯光,只有几只黄铜仙鹤油灯在燃烧。

一面面白色的薄纱帘子幔布悬挂在周围,将光线漫射成柔和舒适的模样。

大厅的四面有许多低矮的桌案小几、坐垫,是给客人坐的。桌案上的东西也都是复古风格,陶瓷质地的酒壶和酒杯、几卷书卷、笔墨砚台等等。

除了这些之外,还摆着两个水墨画屏风,遮住了一个方向的光景,挡住后面抚琴之人的模样。

这古色古香的一幕,和外面灯红酒绿的情景完全不同。

只是踏进来,于帆就感到舒心了许多。

一旁的刘建洋啧啧叹道:“想不到休闲区里还有这么个雅致的地方,这次真是来对了。”

陈斌更是嘿嘿一笑,掐着嗓子效仿古人,文绉绉的道:“后面的姑娘,可否再抚琴一曲,为我们饮酒助兴?”

屏风后面传来一道声音:“今日已奏过一曲,请明日再来。”

那声音温和平缓,好似天籁,比古琴弹奏时发出的琴音更加悦耳动人。

只不过语气却是出奇的淡漠,仿佛说话的根本不是个活人,而是一具机器一样。

陈斌怪道:“一天才奏一曲,你这也太敷衍了吧?今天我们陪于少过来喝酒,你说什么也得再弹一次。”

“未逢知己,不轻易弄弦。一日一曲,只是为修行。三位请回,我要休息了。”屏风后面再次传来语气淡漠的天籁之声。

于帆不禁暗道有趣。

在这时代,居然还能遇上这么个有性格的人。

而且还是在天堂禁区这种销魂玩乐的地方。

难不成屏风后面的人,是个类似于古代青楼中“卖艺不卖身”,身负绝世才艺的奇女子?

他忍不住道了声:“伯牙将子期引为知己,是在他抚琴传意之后。你连琴弦都没动,怎么知道我们是不是你的知己?”

陈斌和刘建洋见于帆终于开口说话,知道自己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当下闭嘴不再多说,站在了一旁等着看戏。

于帆的话音刚落,屏风后便传来一道淡漠没有感情的声音。

那女子道:“因为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肉相凡胎,还不配当我知己。”

于帆听得兴趣更浓,“你又怎知道我是凡夫俗子肉相凡胎了?”

“能来此地,不是凡俗淫邪之辈,还能是什么?”屏风后的女子反问道。

于帆呵呵一笑,“你自己不也在这里?这么说的话,你也只是个俗不可耐的普通人罢了,甚至为了赚钱还要抛头露脸,出卖自己的技艺。”

“哼,我是什么人,与你何干?我说不奏便是不奏,你们要么自己走,要么我让人轰你们走!”

于帆句句紧逼,已经让那女子动了几分怒气。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旁边的小门打开,走出来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向于帆三人投来不善的目光。

于帆心下一笑。

刚见过一个跪在地上爬的,现在却又遇到个这么高傲的。

天堂禁区,果然有点意思。

他嘴角微动,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就是来没事找事的。这琴曲,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今天都非弹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