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119章 你小子居然金屋藏娇

接下来的时间里,于帆跑了好几处地方。

先是去了半岛海景小区的售楼部,花费几百万买下了29楼的一套房子。

然后去医院看了一下血鹰的情况,帮助血鹰调整内息,加快恢复的速度。

接着又去了趟芙蓉园,替唐凌雪取走手机、玉佩、衣服等杂物。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唐家发生的事情,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死去的几个保镖被盛唐集团的管事安排厚葬,没有人再追究这件事情。

就连唐凌雪的失踪,也没有引起什么大的风波,似乎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并默许了“真相”一样。

搞得于帆都有点好奇蜘蛛究竟做了什么。

离开芙蓉园之后,还往商场跑了一趟,在韩清月的帮助下给唐凌雪挑了不少好看的衣服。

等到再次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于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和韩清月一起回到家中。

刚到门口走廊,就听见韩清月住处的客厅里传来交谈声。

开门一看,李惜霞先他们一步回来了。陆德运、陆依依父女,以及帮忙接送的林易也都在。

“老板,韩姐姐~”李惜霞第一个开口唤道,小跑过来帮忙拿东西。

陆德运身体状况还没完全恢复,不过精神劲已经很好。看到于帆,便朗声道:“小帆来了,我们正聊到你呢。”

“陆叔,聊我什么呢?”于帆笑问道。

看到陆德运精神变好,他是由衷高兴。

这位董事对于集团来说还是蛮重要的,在接下来要办的各种事情之中或许也会起到不小的作用。

“聊你金屋藏娇的事啊~”

陆依依一句抢白,脸上带着几分暧昧之色,指了指对面于帆的家门,道:“你小子厉害啊,居然把盛唐集团的大小姐给掳来关家里了。唐胜天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把集团几万员工都派过来,一人一脚踩死你?”

看样子是都见过唐凌雪了,只是房门上有于帆的禁制在,无法进去,才在这边等他。

于帆看了看陆依依。

先前在陆家的时候,他当着陆依依的面,动手杀了何向东叫来的两个帮手,场面有些血腥。

原本以为这件事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她已经调整过来了。

心下不由宽慰了一些,笑着解释道:“什么金屋藏娇?依依姐你可别笑话我了。今天外面发生了点事情,我带凌雪回来主要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

“哦~安全嘛,我懂~”陆依依面露狡黠之色。

一脸狡黠的表情,好似看穿了别人的心思一样。

于帆轻笑摇头,“先不说这个了。你们来我那边坐吧,大家都互相认识认识。”

说着便走了出去,解开自家房门上的禁制,进入家中。

唐凌雪此时就待在客厅里,半躺在沙发上,因为无聊和饥饿而昏昏欲睡。

见他回来了,柔弱无力的开口说道:“你再晚点回来,我可就要饿死在你家里了。”

于帆不禁莞尔。

“大家都过来了,你先回屋换身衣服,晚饭一会儿再说。”

“啊?”

唐凌雪一惊,瞬间清醒。

急忙起身将松松垮垮的衬衣拉好,从于帆手里夺过小行李箱和各种包裹,一头钻进了房间里去。

陆德运等人随后到来。

一群人在客厅里落座,本来十分宽敞的客厅,顿时充实了几分。

“林易,谢谢你帮我跑这一趟。”于帆亲手冲上了热茶,先开口谢过了在场唯一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那么亲近的人。

林易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小霞就是我师妹了,她的任务,也是我的任务。”

一旁的李惜霞满脸喜悦的笑意,眨眨眼道:“那你以后可得经常往我老板的公司跑跑,他那儿最近好多人闹事,还得小师兄你帮忙镇场子呢~”

龙爷决定收李惜霞为小徒弟的事情,显然他们都是知道的。

林易闻言尴尬道:“我就这点能耐,和于帆比起来哪里上得了台面……”

李惜霞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是怎样的,但他可清楚得很。于帆光是表面实力都能和他最优秀的师兄相媲美了,他这么个天级古武者摆在人家面前,完全是不够看。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师兄、师妹的?”陆德运听得有点不解,问道。

在场众人里头,也就只有他对古武者这方面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陆依依面露好奇之色,想看看于帆会怎么解释。

结果于帆只是道:“这小丫头是我嫂子的保镖,他俩都在和一位格斗大师学打架的本领,所以算是师兄妹。这次请陆叔你们过来我这边,也是为了方便让这丫头保护你们,免得孟容城暗地里耍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轻巧的绕开了古武方面的话题,转移到“孟老板”身上去。

果然,一听他的话,陆德运便皱起了眉头,道:“这个孟容城,以前一直和我们集团合作得好好的,怎么最近野心这么大,居然想吃掉我们的股份?”

“这个我也不清楚。何向东说,孟容城设计收购陆叔你手里的股权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真正想要的,应该是我们的船舶工业。”于帆说出了之前何向东交代的一些东西。

陆德运闻言怒哼一声,“船厂是我们集团的核心产业,之前最巅峰的时候总产值足有好几百亿。那天工工业,整体也不过就这么个档次,我们就是把船厂白送给他,他也不见得吃得下!”

于帆听得若有所悟。

按照陆叔这个意思,天工工业的野心似乎膨胀得有点厉害。

以前没那么大的本事,现在却敢做了,为什么?

孟容城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不应该会做没头没脑的事情。

他既然敢这么干,多半是有什么别人所不知道的东西在撑腰!

“不管怎么说,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陆叔你们先安心在这边住下,我已经把楼下的房子买下来了,钥匙在这里,给。”

于帆从口袋里拿出崭新的钥匙,交到陆德运的手中。

后者略微犹豫了几秒钟,便接了过去。

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利益捆绑在一起,没必要为了区区几百万而矫情推脱。

这时,唐凌雪也换好了衣服,从房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