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111章 何向东暴露

“叮咚伶仃……”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于帆作怪的动作。

唐凌雪如蒙大赦,慌忙抽身躲到另一边沙发去,红透了脸,手忙脚乱的将浴袍重新系好。

“谁会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于帆有点郁闷。

拿起手机一接,那头传来一道艰涩苍老的声音:“于帆,抱歉……你交给我的任务,失败了。”

是张庸。

于帆心头一动,“怎么,孟老板身边有高手?”

他让张庸暗中尾随何向东回到天工工业幕后掌舵人孟老板的身边,进行保护。

以张庸地级高阶,接近天级的实力,按理说不应该会出问题。

既然失败了,那何向东岂不是死了?

“嗯。”张庸沉声道,“肯定是个高手。虽然我没见到对方,但能够感觉到对方非常强大,很可能不在你之下。”

“怎么可能?”于帆不相信,道:“你将当时情形和我说一遍。”

“好,是这样的……”

张庸说起他的遭遇。

昨天早上他接到于帆电话之后,就一路赶往城郊,找到了何向东。

而后一直尾随着后者,回到市区。

孟老板作为一个幕后老板,平日里是不会去管天工工业集团的事情的,都是待在他自己名下的休闲城里逍遥快活。

这大大方便了张庸的潜入。

他跟着何向东深入休闲城,见到了孟老板。

孟老板没有在意阳哥和勇哥的死,不过对于何向东的说辞还是产生了很大的怀疑,要求他在三天之内搞到陆家的股权,否则要他的命。

张庸在休闲城里待了一夜,今天早上准备继续尾随何向东,前往陆家。

结果还没出发,就发现孟老板带人气势汹汹的往何向东住的地方赶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他藏在暗处,准备查看情况。

但不知怎的,忽然感到有一股恐怖的力量透过他藏身的墙壁撞在了胸口上,当场便喷了口热血。

张庸心神震撼,知道遇到高手,匆忙夺路而逃,直到刚才才摆脱追踪。

“……还好追我的都是些普通打手,那位打伤我的强人并未出现,否则我恐怕根本没命回来。”说完之后,张庸心有余悸的道。

于帆听得眉头大皱,也顾不得和唐凌雪嬉闹了。

孟老板身边居然有这等高手,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连露面都不用,仅仅是隔着厚厚的一堵墙就能震伤张庸这个地级高阶的古武者。

对方实力,恐怕最少也达到了先天境界!

他对张庸道:“你先回小区,到我住处来,我帮你看看伤。”

“好,我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张庸答应下来,挂了电话。

“发生什么事了?”

唐凌雪问道,脸上还红扑扑的。

于帆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道:“不算什么大事。有人想耍手段夺走我们集团一位董事的股权,我派人进行反制,遇到了点小麻烦。”

“都涉及到董事了还小麻烦。”唐凌雪微微摇头,又问:“刚刚你说孟老板,是不是天堂休闲城的孟容城?

“对,你认识他?”

“谈不上认识,只是听我爸提起过几次。听我爸的意思,这个胖子手里头能量很大,很多商场上的人都对他十分忌惮,不敢招惹。之前我自己创业,还特意嘱咐我不要触碰到孟容城的利益,不然会很麻烦。”

于帆暗自点头。

连唐胜天都这么说,看来这个孟老板是真的有点能耐。

于氏集团和天工工业之间还有一笔近百亿的债务没清算,这件事,恐怕是不能大意了。

等找到机会干掉徐少言之后,就将重心转移到这边过来,好好谋划一下。

他在家里等了一会儿,大约半小时后,张庸就来了。

老头上次被他疏通经络,外表年轻了不少。

不过现在看起来却是精神萎顿,脸色苍白,显然伤得不轻。

“我的内劲,好像被压制住了。”一进门,张庸就艰声说道。

“先进来坐。”

于帆将他请了进来。

唐凌雪此时已经穿上了于帆的衣服,正在客厅里冲洗茶具。

“老先生,请用茶。”她浅浅一笑,为张庸端上茶水,礼数十分到位。

张庸看了唐凌雪一眼,虽是个老人,仍为她无双的美貌感到一阵惊艳,忙道:“不敢,不敢,我和于帆只是平辈论交,直接叫我名字张庸就行了。”

在他眼中于帆是个绝世高手,能平辈论交,都有点自吹自擂的意思了。

古武一道,年龄可不等于资历,实力才是硬道理。

唐凌雪不懂这些,送上热茶之后便坐了下来,和于帆保持了半米的距离,没有表现得过于亲密。

于帆道:“你在天堂休闲城里,遇见的高手多么?”

“不多,基本都是一些普通打手,最多也不过是相当于退役特种兵一流,连玄级层次的都很少。”张庸摇头道。

知道于帆关心的是什么,回答完后,他又道:“当时隔着一堵墙,我也不清楚是谁伤的我。不过在中招之前,我好像有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低喝声。”

“女人?”于帆皱了皱眉,“我先看看你的伤。”

说着一只手搭在张庸手腕上,真元徐徐探出。

很快,便在张庸胸前的“任脉”之中找到了一团阴寒冰冷的气息。

这气息十分精纯凝练,如同万载寒冰,几乎冻僵了张庸胸膛部位的血肉。

对于经脉的伤害也很重,所有流淌过任脉的内劲全数被封锁,无法再调用分毫。

“好厉害的真气。”于帆不禁讶道。

这种精纯程度的力量,显然已经不是普通古武者所能达到。

要么是超越先天境界的修行者,要么就是国外一些古老势力培养出来的冰系魔咒师。

“怎么样,我这伤……能治好吗?”张庸有些担心的问道。

于帆点头,吩咐道:“你坐地上,片刻便好。”

对方的力量虽然很特殊,但在于帆的修为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他让张庸坐在地毯上,自己单手抵在其胸前,真元涌动,意念疏导,没过多久就将那团寒冰气劲给消融掉了。

张庸头顶上冒出一阵白气,再睁开眼时,已经生龙活虎。

“多谢于帆小兄弟相救之恩!”他拱手道。

“谢什么,你这伤本就是因我而受的。”于帆摆了摆手。

“那……我还需要继续去跟踪那个何向东吗?”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吧。何向东可能已经暴露,接下来要注意的是我陆叔一家的安全。不过这和你没关系,我会保护他们的。”

于帆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既然孟容城手里头有高手,那威胁程度可就要提高一个档次了。

之前曹龙权也说过,曾经因为不对脾气而和天工工业闹翻,导致集团亏损了20亿。

这个对头,显然不能再马虎对待。

“你打算怎么保护你门那位董事?接到家里来么?”唐凌雪问道。

于帆犹豫了一下,“陆叔家里的情况很不好,现在连个保镖都没有,我怕他们父女俩会被坏人盯上。接到我家的话倒也是个办法,不过……”

他看了看唐凌雪。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露出淡淡的尴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