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103章 炼狱煞魂,三昧金炎

火苗看似渺小,感受不到温度,但其中所散发出的炽热力量,却是让同为修行者的林断天吓得神色剧变。

“你竟然凝练出了三昧真火!”他惊呼一声,急忙提剑连扫,企图将于帆杀死,制止他释放真火。

于帆早有准备,转瞬连画三层太极图,布下层层防御,稳稳挡住了阿鼻剑气。

同时火苗摇曳,分出了一缕微小的火焰丝线,飞了出去。

地煞神通:吐火!

嗡~

分出去的火焰丝线微微一颤,迎风见长,瞬息之间就变成了一条三米长的火焰蟒蛇,缠向林断天的身体。

后者挥剑连斩,血红色的剑气挥洒而出,将酒店的墙壁劈得四分五裂,尘埃四起。

巨大的动静,让于帆不禁担心会不会惊醒昏睡中的唐凌雪。

火蟒被斩杀成了六七段,熄灭在空中。

于帆心神一动,又是两条火丝从本源真火之中分离而出,化作炽热的蟒蛇。

两条火蟒一左一右,分别袭击林断天的两侧。

炽烈的气息和浑厚的火焰力量,让林断天神色剧变,知道光靠剑气绝对无法抵挡。

他心下一狠,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元之血,沉声喝道:“炼狱煞魂,助我一臂之力!”

吼~

霎时间,宛若猛兽长啸的声音骤然出现。

于帆目光一凝,只见林断天的体表之外忽然多出了一层赤红色的影子,好似有个近三米高的红色巨人将其裹住了一般。

这一刻,凶煞之气的浓郁程度达到了顶点,甚至能够清晰的嗅到血腥气味。

更可怕的是,随着红色煞影的出现,地上那九个徐家古武者的尸体上,居然被强行扯出了一道暗红色的气流,汇入了林断天的宝剑之中。

炼狱煞魂,吞噬怨念。

怨念越重,杀伤力就越强!

林断天修行上百年,积累下来的煞气早已经多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程度。

赤红色的身影缓缓抬起手,林断天也跟着举起长剑,向于帆劈了下来。

这一剑远非刚才的阿鼻剑气可比!

其威势之强,俨然超过了二重太明境的程度,即便是和三重清明境巅峰修为的于帆见了,也是神色剧变。

“好可怕的煞气!”

他心中暗惊,不敢大意。体内真元源源不断的奔涌而出,飘浮在身前的本源真火光芒大盛,如花枝绽放,褪去了平凡的红色外衣,变成了一朵淡金色的三瓣火焰之花。

这,才是三昧真火的真面目!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击,他已经无法继续藏拙,只能拿出真正的本领应对。

金色火焰花朵轻轻颤动,其中一片花瓣脱离而出,在空中膨胀开来,变成一把金色蒲扇。

林断天携炼狱煞魂之力一剑击落,空气剧烈震颤。

回应这一剑的,是火焰蒲扇的猛烈煽动!

哄~

空气中仿佛有苍龙长吟。

随着火焰蒲扇的煽动,一大片金色烈焰化作长龙呼啸而出。

血红色的剑气才落到一半,便被耀眼的金色火焰给吞噬了进去。

嘭。

空气中隐约传来一阵物体破碎之声,那炼狱煞魂在恐怖的高温之下仅仅维持了几秒钟,便轰然消散。

火焰碾碎了煞魂与剑气,略微削弱了几分。

但仍去势不止,落在了林断天的身上。

真正的三昧之火,可不是刚才那小小的火蟒可以相提并论的。

此火遇物则焚,哪管他是人还是剑!

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炽烈的火焰就将林断天的全身给吞噬了进去。

“啊啊啊啊~”

林断天发出痛苦的嘶吼。

苦练数十年的炼狱煞魂被毁,他已经受了重伤。面对这恐怖的火焰,几乎连抵抗的能力都欠奉。

他全力喷吐真元,企图扑灭身上的火焰。

但于帆可不给他机会,本命真火之上又分出一缕金色的火焰丝线,将火势再次扩大。

双眸之中也是金光连闪,瞳中剑气撕裂空气,在林断天身上打出大量伤口。

林断天极力抵挡,但反抗的力度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

他声嘶力竭的吼道:“于氏小儿,你别得意!今日我虽死,但长生家主,必将为我报仇!!!”

“我等着。”于帆语气平淡,默默释放瞳中剑气,加速林断天的死亡。

林断天的实力其实很不错,配合中品法器嗜血剑,和炼狱煞魂,就算是寻常三重天的修士也不见得是其对手。

但可惜的是,于帆比他更强。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加上三昧真火这种声名赫赫的仙家手段,林断天会输,基本上是注定的结局。

不过片刻功夫,其护体真元便被焚烧殆尽,火焰烧到了肉身上。

惨叫声顿时更加剧烈了些。

烈火熊熊燃烧,火舌不停跳跃。

苍老的身影在火中狂舞扭动,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无济于事。

胜负已分。

少顷过后,尘埃落定。

于帆意念引动,那把金色的火焰蒲扇收缩大小,变回花瓣的模样,回到真火之上。

三瓣火焰金花合拢花苞,光芒黯淡下去,又成了原先小火苗的模样。

“呼~”

于帆松了口气。

催动三昧真火本体进行攻击,对他来说消耗很大。

刚才短短两分钟的战斗,就消耗了近三成的法力。

不过这些都是值得的。

林断天一死,徐家直接就少了个强力臂助,实力大大减弱。

加上徐四海等人的折损,今天这一战,至少能让徐长生和徐少言心疼好长一段时间。

走廊上,此时已经几乎空无一物。

地毯、尸体、盆栽,等等杂物,全都被三昧真火烧得飞灰不剩。

若不是于帆控制住了火焰燃烧的范围,恐怕周围的房间也要跟着遭殃。

地上,只剩下一把红光闪闪的宝剑。

“嗜血剑……”

于帆犹豫了一下,上前拾起长剑。

这把剑的杀伤力不错,算得上一件好东西。

他用真元探了探。

长剑之中蕴含着惊人的煞气,显然是沾染过很多人的性命才塑造出来的。

这类“法器”他此前接触的并不多,只有乾坤镯、紫绶衣等几件。

脑海中回想了一遍师父所授的法宝控制之法,他将真元注入嗜血剑之中。

林断天已死,这把剑成了无主之物,他很容易便夺取了控制权。

当然,于帆并没有选择将其炼化成自己的宝物。

剑是不错,但煞性太重,不适合他。

之所以将其带走,只是为了防止被徐少言得回去,增加敌方的力量。

于帆催动力量,把嗜血剑收缩成了三寸长小剑的模样,压下那份煞性,揣在怀中。

随后,走向唐凌雪所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