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86章 目的达成

切磋什么的……

于帆为难道:“龙爷,这不好吧……”

他可不是真正的古武者,和先天境界之下的人切磋还能装得有模有样,像龙爷这种先天大圆满的高手,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要是用了真元法力,轻而易举就可击败对方。

但如此一来跟脚就要被怀疑了。

若是不用法力,纯粹只用武术技巧,恐怕就要逊色得太多。

龙爷乐呵呵笑着,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把树枝一横,道:“我也不欺你,你我都用这崆峒派的剑法,互相印证一下彼此对剑法的理解。”

“唉,好吧。”

无奈之下,于帆只好答应。

他将树枝握紧,摆了个古代剑客常用的起手式,剑花一挽,道:“龙爷,请指教。”

言罢箭步踏出,手中的树枝携带着几分锋锐之意,刺向老者,

龙爷身为前辈,自然不会抢攻。

他脚下踩着四象步,树枝斜斜一挑,挡了于帆一招。

“咔”的一声轻响,两根脆弱的树枝在内劲和真元的灌注之下非但没有断裂,反而碰出了一阵劲风。

龙爷大笑道:“好小子,内劲好生浑厚。”完全没有看穿于帆的底细。

两人你来我往,使的都是崆峒剑法上的招式。

两根树枝横竖挥洒,引起阵阵破空之声。虽然双方对这剑法都不熟练,但各自内息流淌四溢,在深厚的实力基础下,一时却打得比许多浸淫剑法多年的高手还有模有样。

于帆此前从来不曾与人“比剑”过,这次和龙爷一练起来,感觉也是十分新奇。

树枝在他手中翻飞扫挑,体内真元缓缓流动,带起的声势相当可观,比他自己预想中的要强出几分。

老梨树上,蝉儿知了知了的叫着,似在为两人助威。

林易存好秘笈之后回来,看到恩师和于帆斗在一起,顿时来了兴趣,在一旁认认真真的观摩学习起来。

咔咔嗒嗒嗒

树枝交错,劲风横扫。

靠近两人的几棵小树被两人挥洒出的气劲拂过,摇落一片片枯叶。

比试切磋了几分钟,最终于帆手中的树枝率先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断成了好几截。

切磋就此结束。

“龙爷不愧是武道大宗师,同样一套剑法,才只看一遍就有了这等火候,于帆心服口服。”于帆放下手里的半截树枝说道。

龙爷心情很好,朗声大笑:“我多活了几十年,学过太多的东西,触类旁通自然学得快。倒是你,年纪轻轻就有这等本事,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

于帆跟着笑笑,这一点倒是没谦虚,坦然接受了褒奖。

刚才的比试,他在剑法招式上确实要比龙爷略微逊色一些,不过仗着修练方向的不同,身法飘忽,也不至于落败。

最后树枝先断,纯粹是他有意为之,撤回了真元的包裹才断的。

否则打得久了,搞不好真的要露馅。

“于兄的身手,我真是由衷的佩服。”林易拍手叫好,走了过来。

龙爷道:“看到别人这么优秀,你也要好好努力了。咱们白龙庭虽然不比雪域佛门源远流长,但也不算太差。你要是能在十年之内达到于帆现在的程度,我便算后继有人了。”

“徒儿尽力而为。”林易躬身应道,表情有点勉强。

他现在才天级,要想在十年内达到先天高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说说你们对剑法的理解吧。”龙爷道。

当下,三人站在园中,交流起了对崆峒剑法的感悟。

大多数时候都是龙爷在说话,于帆只是随口附和,见解不多。

林易则以提问居多,将自己没有看懂的秘笈内容提了出来。

转眼,便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这一个多小时里,于帆听着身边一老一青在武学方面的交流,不禁有点感慨。

比起修行者,古武者或许不够强大。

但是两人沉迷武道的精神,却是令人欣赏的。

于帆没有听进去很多武学道理,不过在和龙爷交流的过程中,却是体会到了一份难得的悠然之感。

就好像什么烦恼都能放下,只有武学是毕生的追求一样。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武痴”精神。

唯有始终专注一事,方能成就宗师!

……

“于帆小兄弟,你拿出如此珍贵的秘笈给我,我那六徒弟却没能提供给你详细的信息,我实在有些惭愧啊。”聊完剑法之后,龙爷主动说道。

于帆摆摆手,“过了这么多年,赵坛主能够记得那些已经不错了,龙爷不必为此自责。”

龙爷摇摇头,道:“终究不是个事儿。这样吧,这次算我白龙庭欠你一份情,将来你若有需要,无论是物质、人力,还是情报方面,我白龙庭都会全力相助。”

于帆闻言大喜。

他和龙爷打交道,为的可不就是这个!

只要将关系打好,白龙庭大量的古武高手都可以成为他的臂助。

尽管无法让这些人为他卖命,但是对于现如今极为脆弱的于氏集团而言,已是个大好的消息。

当下于帆也不客气,便直接道:“说起这个,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请龙爷帮忙。”

“哦?是什么事?”龙爷问道。

“是这样,我家中原本是……”

于帆缓缓说起了于氏集团破产的事情,道出了自己和京都徐家的仇恨。

他讲的颇为详细,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包括前几天徐家四大高手闯进集团,被他杀死的事,也一并告诉了龙爷。

不过隐去了三昧真火烧毁痕迹这些,只说是自己以一敌四侥幸险胜。

听完之后,龙爷大为皱眉,道:“如此大事,你怎么不请尼玛大师出面解决?”

于帆料到他会这么问,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回道:“大师早已不问世事,否则我就不用这么烦恼了。”

龙爷闻言叹息,“徐家……不好办啊。”

“是啊,他们高手众多,想要应付绝非易事。”于帆道。

看出龙爷有些为难,他又解释了一下:“您不必担心,我不是要白龙庭帮我对付徐家,只是想说如果门下有高手闲暇无事,可到我于氏集团大厦走走。万一遇到有人闹事,能够帮忙镇住场面,拖延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