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80章 何向东的恐惧

两个人呆了一呆。

旋即一个语速飞快的道:“我知道何向东把陆家的钱弄去了哪里!”

另一个喊出:“我是孟老板的人,你不能杀我!”

嘭!

于帆的右手轰然落下。

后者被一掌击中脑袋,整个人砸在地上,震碎了周围的地板。

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勇哥,死!

“孟老板?”

于帆嘴角微动。

淡淡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客厅里,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咕咚

良久,才响起三个吞咽唾沫的声音。

何向东傻眼了。

幸运没被杀的阳哥吓得几乎要尿裤子。

而陆依依,惊慌失措的捂着嘴,整个人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于帆在自己面前随手“拍死”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时,于帆开口道:“你们两个,带上尸体跟我走。依依姐,劳烦你打扫一下这里的痕迹,我过两天再来看你和陆叔。”

说完便直接走向了大门。

三个人在原地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阳哥。

他被手臂上的剧痛刺激清醒,短暂犹豫了一下,就遵照了于帆的吩咐,将同伴的尸体拖了起来,抗在肩上,紧跟着离开。

何向东半晌迈不动脚步,脑袋机械般僵硬的转了转,看一看于帆背影,又看一看陆依依,涩声道:“那……那个,依依,依依,我,我错了,我错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向他,说几句好话,我,我我我……”

他的浑身都在颤栗,脸色一片惨白。

刚才的趾高气昂,早已经丢到九霄云外。

他只是个靠嘴皮子生活的小白脸,哪里见过真正的杀人场面?

自己得势欺压别人的时候没感觉,如今亲眼见识到于帆狠辣的一面,他才终于明白,所有的财富、手段、人脉,乃以及背景,在生死面前都不值一提。

什么叫狠人啊?

这才是真正的狠人!

手掌起落,生死两判!

他怕了,彻底的怕了。

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还不是小命!

命都没了,就算你有万亿家财又如何?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又如何?

死就是死,一切成空!

陆依依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何向东的恳求。

她只是望着门口方向于帆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便走向了洗手间,提来一桶水,用抹布清洗地板上还未干涸的血迹。

整个过程一言不发,只有不断轻颤的手,证明了她剧烈的心情波动。

她原以为于帆是个大善人,帮她救活了爸爸,又给她钱让她渡过难关。

可现在,她有点分不清了。

时间过去了三分钟。

整个客厅诡异的安静,只有陆依依拧干抹布时会发出一点水声。

于帆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何向东出来,当下开口,不耐的道:“何向东,你是要我拖你出来吗?”

后者闻言浑身一个哆嗦,连忙道:“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说着用求救的目光向陆依依拼命打眼色,乞求能够得到她的帮助。

可惜陆依依完全没有看他一眼。

无奈之下,何向东只能带着绝望的心情,一步步挪向了门口。

他有预感,自己恐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于帆带着两个人和一具尸体离开陆家大宅,上了何向东的车。

勇哥的尸体被塞进了后备箱,上车后,阳哥发动引擎,却根本不敢开出去,生怕自己乱动一下,就被拧断脖子。

于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后排,看了看时间,道:“带我去见你们孟老板。”

距离他和龙爷约定的“三天”时限还有几个小时,足够他跑一趟“天涯海角”去取东西了。

本来他也没打算那么快打探孟老板这边的事情,不过对方都主动送上门来了,便就顺手解决了事。

“诶,好。”

阳哥颤声答应,顾不得左臂的疼痛,踩下油门,驾车出发。

赶路途中,于帆随口问道:“你们孟老板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收购我于氏集团的股份?”

阳哥和何向东都很怕他,一时不敢接腔。

于帆见状冷哼一声,无形的威压释放开来。

两人这才惊颤着道:“是,是这样的……”

何向东抢先一步,回道:“孟老板……是天工工业集团的幕后老板,和于氏集团有着比较深的合作关系。他想收购于氏集团的股权,我想应该是为了……为了拿到以前合作的那部分产业,将其吞并到自己旗下。”

原来如此。

于帆暗暗点头。

天工工业他是知道的,云海市一流企业之一,同时也是于氏集团负债账单里头排名第二的存在。

负债的数额,高达98.65亿!

不过孟老板收购股权的目的,倒是有点值得深思。

现在圈里人都知道,云龙控股整垮于氏集团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收购。

下个月的集团分解竟售会上,肯定会由云龙控股出手拍下绝大多数的于氏集团产业。

而这个天工工业竟然想在那之前拿走陆德运的股权,提前拿到于氏集团的部分产业。

难道他们不怕云龙控股进行报复?

又或者说……天工工业的背后,就是云龙控股?

于帆不得而知。

只能等见了面以后再进行打探了。

他暂且按下心中的疑惑,转而把目光看向前面的阳哥和何向东。

开口道:“陆家的钱,去了哪里?”

何向东脸上一篇酱色。

他感觉自己说出来基本上就死定了,但是不说,恐怕也好不好多少。

于帆没有逼他,指了指阳哥,道:“你来说。”

后者当即答应,“好,好的。”

他的表情有点扭曲,手臂上多处粉碎性骨折的痛苦忍得非常难过。

不过为了小命,还是忍痛答道:“何向东把他从陆家手里得来的28亿资金投到了一家叫做‘天水速运’的公司,入股成为大股东。这个‘天水速运’其实是孟老板手底下的一家空壳公司,根本没有什么产业。等资金转入之后,孟老板随便操作了几下,便直接宣告破产,那些钱也就进了孟老板和何向东的口袋。”

“不!不是,我不是自愿的,一切都是孟老板逼我这么做的!而且那些钱我根本没有得到!”

何向东急忙解释,语速飞快的道:“孟老板势力太大,我只是他手底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小命都捏在他的手里。他为了夺走陆家的财富,故意安排我和陆依依认识。我为了活命,只能想尽办法赢得了陆依依的信任,拿走陆家财产。但他野心太大,得到那28亿之后还是不肯满足,威胁我继续做下去,否则就要除掉我。我不想死,所以我才会走上这条路。”

说到后面,何向东已经泣不成声。

于帆皱了皱眉。

何向东的语气不像是在撒谎。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整件事真正的罪恶源头其实是孟老板。

何向东的重要性反而要次一等,只是个傀儡工具。

当然,这并不能洗刷他的罪责。

他欺骗陆依依的感情,还妄图杀害陆德运。光是这两条,就足以让于帆动了杀心了。

不过眼下何向东似乎还有点用,倒也不用急于了结他。

“你想不想活?”于帆问道。

何向东点头如捣蒜,“想,想,当然想活!”

“好,停车。”于帆点了点头,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