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76章 伸出援手

陆依依的眼神,就像溺水的人看着河面上飘浮的泡沫。

门缝合上最后一道缝隙,隔绝了房间内外的景象。

于帆深深吸了口气,暗道:“陆叔一家变成这样,看来可以直接排除背叛者的嫌疑。不过现在还有个‘孟老板’对陆叔手头上的股权虎视眈眈,这个倒是值得留心。”

他不知道“孟老板”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何向东是什么来历。

一切,就等陆德运病好了以后再说吧。

于帆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拉起陆德运的一只手,将真元力从其手腕位置渗透进去。

“陆叔的情况刚才已经查看过,寄生虫数量极多,必须一点点慢慢消灭。”

“这件事无法一蹴而就,如果对陆叔进行全身的‘净化’,很可能会直接破坏他的血管组织,将他杀死。”

真元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非常强大,单纯消灭寄生虫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也正因为真元的强大,一旦在病人体内释放出杀伤力,很有可能会连同病人一起伤到。

一瞬间,他的心中就闪过了诸多念头。

“先从一小团血液开始。”

打定主意,于帆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开始尝试。

他收敛心神,全神贯注,投入到操控真元的事情当中。

陆德运的体内,一股股热血从血管之中流淌而过,速度要比普通人缓慢很多,而且血浆非常粘稠。

于帆意念一动,用真元力裹住一小团血液,将其分离而出。

而后开始从中寻找寄生虫的存在。

寄生虫病原体是一种微小得肉眼完全无法看见的东西,只有用显微镜才能找到。

即便于帆神念精绝,在这方面也远远赶不上科学仪器,只能尽量缩小监控范围,试图“逮住

”一小部分寄生虫,进行消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专心致志的留神了几分钟之后,终于从那团血液之中捕捉到了一部分尤为污浊的东西!

当下,他意念一动,裹住血液的那道真元轻轻一震,化作无数细小的尖刺,刺入那团血液之中,杀灭了其中的一大部分寄生虫。

整个过程很顺利,寄生虫没有任何抵抗力的被消灭了。

不过在这过程中,也有不少血细胞受到波及,同样被真元给摧毁掉。

“有点难啊。”

于帆叹了口气。

短短几分钟,他的额头就已经渗出了汗水。

这种细致入微的操作,对心神的负荷极大,可比施展神通还要困难得多。

不过为了陆叔的性命,他没有休息,立刻又开始进行第二次的尝试。

这一次,他“拦截”了更大的一团血液,运用刚刚所得的经验,再次对寄生虫进行了一次灭杀。

耗费的时间略微缩短,只用了三四分钟。

紧接着,他又毫不停顿的进行了第三次尝试。

如此往复,随着次数的增加,他越来越熟练,一次性能够“清洁”的血液越来越多,消灭寄生虫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从原先几分钟清理一团血液,变成了一分钟清理几团血液。

当然,过程中还是免不了会破坏一些血液里的红细胞和白细胞,陆德运的脸色并未好转,甚至变得愈发苍白。

不过脉搏,却在逐渐变得有力。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时间缓缓流逝,一晃便过去了七个小时,进入深夜。

陆家大宅里,几个医生正在客厅里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不时闲谈几句,讨论一些有用没用的话题。

而陆依依,自从接了几位医生回来之后,就一直守在她父亲的房间门口,背靠房门坐在地板上,寸步不离的守着。

几个医生对此略有微词,不过看在她说“有钱了”的份上,便没有计较。

房间里,于帆还在不懈努力着。

用真元对血液进行清洁,和医院的“透析”手术差别很大。

他前脚刚刚清干净一团血液,紧跟着血液混进血管之中,马上又会被污染。

这几个小时里,他所清洁过的血液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人体内所有的血液份量。

如果不是每次血液中蕴含的寄生虫越来越少,每次需要灭杀的数量都在递减,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无用功。

到了晚上两点钟的时候,于帆感到自己开始有些心力不济,头脑昏沉沉的,很想睡觉。

他明白这是精神透支的表现。

不过感受到陆叔体内的血液已经逐渐变得清澈,就快要完成“清洁”的过程了,便又咬咬牙,继续进行下去。

寄生虫的繁殖是很快的,他要是现在停下,过两天怕是又要重头开始了。

于是,一晃眼,又过去了几个小时。

遮光窗帘的边缘已经可以看到光亮的痕迹,城郊的鸡鸣犬吠也此起彼伏的远远传来。

于帆强忍着脑袋里一阵阵的胀痛感,用真元力消灭了陆德运体内最后一团血液之中蕴含的寄生虫。

随后仔仔细细将意念顺着其血管流转一遍,确定再也没有任何有害物质之后,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完成了……”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擦了擦额头。

他的头发变得黏糊糊的,从下午到深夜,又从深夜到天亮,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让他不停的出汗,风干,出汗,又风干。

此时终于结束,强烈的疲惫感让他很想倒头呼呼大睡。

不过好事做到底,现在陆叔经历了他的“血液大净化”,身体同样极其虚弱,如果不立刻让医生帮忙照看,很可能会陷入另一层危机之中。

因此他咬着牙,向陆德运体内注入了一股真元,护持其身体,而后才起身。

强忍着剧烈的困倦之意,走向门外。

“吱呀”

房门打开。

陆依依顺着房门倒了进来,正好撞在于帆的身上。

她也是一宿没睡,此刻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不过精神状态比起于帆还是好了不少,连忙爬了起来,问道:“于帆,怎么样了?我爸爸他怎么样了?”视线越过于帆往房间里望去。

于帆疲惫的道:“陆叔应该没事了。医生呢?你让他们来搞定后面的事,我好累,你给我安排个房间。”

陆依依闻言大喜。

不过看见于帆累成这样,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忙道:“好,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休息。”

说着,便扶着于帆走向了旁边的一间客房。

于帆步履虚浮,刚进入客房,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