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63章 把这女人给我玩三年

“李辰是么,刚才是你说唐凌雪有眼无珠的?”

于帆冷冷的道。

他随手一抓,五指如若鹰爪,直接将李辰伸过来的擒拿手反抓住。

甚至没用几分力气,庞大的力道就轻易将对方的手腕给拧得脱臼,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李辰堂堂武术冠军,虽然在富家少爷面前点头哈腰,但平日在外面也是横惯了的人。

这样被人随手揉虐还是头一次,当下大骂道:“妈的,你个王八蛋,给老子松手!松手!”

嘴上叫的凶,脸上却已因为手腕脱臼的疼痛而扭曲了起来。

“你算哪根葱?让我松手就松手?”于帆不屑的道,直接把刚才箫奕风的话原模原样的还了回去。

李辰无力还手,只能对箫奕风投去求助的眼神。

后者憋红了脸,骂道:“你个没用的废物,平时吹牛吹那么大,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不过却是对于帆的武力毫无惧色,依旧趾高气昂,摆着谱的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云海市第一金融集团天河投资的董事长萧擎的儿子!识相点就赶紧松开手,跪下来磕头认错,兴许少爷我心情一好就放过你了。要不然的话,哼……”

“不然怎样?”

于帆不为所动,非但没松手,反而加大了几分力道,拧得李辰冷汗直下,连声大叫。

餐厅里的其他客人见着这一幕,纷纷起身离开,生怕惹祸上身。

韩清月听见箫奕风的话之后,走了过来,对于帆道:“小帆,算了吧,他们也没做什么,只是口花而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已经惩罚了这个人,就别再继续闹大了。”

于帆还未说话,箫奕风便先道:“现在你就是想停下来也不行了,小爷我……”

一句话说到一半,他的眼睛落在韩清月的身上。

霎时间,整个人都被韩清月举世难寻的无双容颜给震住了。

经过昆仑髓改造的韩清月,美貌已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足够让许多人一眼看呆。

箫奕风一个色胚,自然更加无法抵挡,当下就失了三魂七魄,口水直流,眼睛里充满了贪婪之色。

“我,我……我的天,这也……太漂亮了吧。”

他讷讷说着,下意识想要扑过来。

韩清月见状眉头一皱,退了两步,躲到于帆身后。

“咳,那个……”

一扑不中,箫奕风瞬间回神。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连忙收敛起那副色胚的样子,擦了擦口水,重新摆出不可一世的样子,颐指气使的对于帆道:“那个谁……看在你给我送上这么一位大美人儿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刚才挑衅的事了。你赶紧滚吧,别影响小爷我和美女亲近。”

说着便凑上前来,浑然无视了于帆的存在,再次向韩清月扑去。

于帆哪能看着自家嫂嫂被别人调戏?

他轻哼一声,随手一带,被他牢牢制住的李辰便如同沙包一样,被甩飞了出去,撞在了箫奕风的身上。

主仆两个滚倒在一起,砸翻了几张椅子,场面一度混乱。

李惜霞也及时靠了上来,一手护着韩清月,将她守在最安全的位置。

“妈的,李辰你个白痴,给我滚开!”

被撞开的箫奕风恼羞成怒,一脚踢开跟班,迅速爬了起来,又往韩清月凑近。

李惜霞捏了捏拳头,咧嘴露出小虎牙,兴奋道:“老板,这个人想非礼韩姐姐,我可以揍他吗?”

“随你。”

“别!”

于帆和韩清月几乎同时开口,却是不同的答案。

“呃,我该听谁的?”李惜霞一时犯难。

韩清月虽然厌恶箫奕风,但仍不失冷静,劝道:“天河投资可是大集团,一点小矛盾说开就好了,动起手来可就没法收场了。”

而后又说:“小帆,你别忘了,天河也是我们的债主之一。”

于帆一想,的确是有这么回事,于氏集团目前还欠着天河投资十来亿的资金。

不过……

这有什么关系吗?

他无所谓的道:“一码归一码,他们想讨债,就上门讨去。今天这家伙背后说凌雪坏话,我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箫奕风虽然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但多少还是有一点理智的。

听到于帆这句话,他冷哼一声,不爽道:“你他妈谁呀?凌雪凌雪的叫着,唐凌雪和你很熟吗?”

“萧哥,萧哥……”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另一个青年开口了。

他凑到箫奕风耳边,低声道:“萧哥,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于氏集团董事长于承海的小儿子,名字叫做于帆。”

“于氏集团?”箫奕风眉头一皱,“就是之前的那个首富于家?现在破产了的那个?”

“对,就是这个。”青年点头道,而后不忘提醒:“虽然于家破产了,但他们制霸商界那么多年,肯定有很深的底蕴,我们还是别太招惹了吧。”

箫奕风起先还有些顾忌,毕竟于家的名头还是相当具有威慑力的。

不过在想明白于家已经破产的事之后,他又露出了不屑之色,“切,去他妈的底蕴吧,一个落魄家族而已。前朝的官,还能比得上当今的王?”

然后指着于帆的鼻子,道:“你,于帆是吧?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反正现在我才是云海最有钱的爷。今天你冲撞了我,我也不计较你的过错,只要你把这个女人交给我玩上三天……不,是三年,我就原谅你,任你离开。”

“我要是不答应呢?”于帆面露几分嘲讽之色。

这小子,还真是穿惯了大黄袍,把自己当太岁爷了。

“不答应?呵!”箫奕风声音拔高了几分,冷笑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信。”于帆的回答简单而又干脆。

他的回答,似乎也在箫奕风的预料之中。

后者一阵冷笑,对着旁边的青年道:“罗鸣,你打电话叫林哥过来,这里是他的地头,我们也不用叫外人过来,他自会知道该怎么处理。”

说完大马金刀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用挑衅的眼神对于帆道:“你很够胆,希望五分钟后还能这样拽。”

于帆耸了耸肩,“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