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56章 杀人

三大先天高手已经看出于帆的不凡,因此一动手就是最强绝学“五行拳”。

五行拳乃是昔日形意门最核心的三门武学之一,在先天大宗师的手中,可以释放出强横无比的力量。

三个人各出一手,分别暗含了五行拳中的“火”“金”“土”三行韵道,挟带着暴烈、刚猛、厚重的先天气劲,扑面而来。

面对这样强悍的攻击,于帆的反应却出奇的简单,只是单手虚握,调动了体内的几分真元。

随着真元的涌动,周遭空气骤然收紧,猛然化作万千道利刃,朝着扑来的三人轰去!

此谓地煞神通——呼风!

只听得一阵风啸,万千道看不见的风刃眨眼间划过三大先天高手的身体。

于此同时,他们的拳头也降临到了于帆的身前。

“小心!”

刚刚逃出生天的前台小妹发出惊呼。

她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出手的这三个人里,光是那个黑衣服的就已经独斗一大群保镖,连最厉害的李青锋都被轻易打倒。

要是被这三个人一起打中,凭于帆的身板,恐怕下场不会比其他人好多少。

不过……

现实和她的预想却有些不同。

三大先天高手的拳头在距离于帆还有20厘米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既不往前打出,也不收回去。

三个人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怎么回事?”前台小妹愣住。

没有动手的另一位先天高手徐五洲同样呆了一下。

于帆淡淡一哂,摆了下手。

微风吹过,三个先天高手的身体缓缓朝两旁倾斜开来,噗通两声摔倒在地。

一道道微小的血箭从他们的脖子、手腕、胸口等地方喷洒而出,化作一蓬蓬血雾,眨眼间染红了一片地板。

正面迎击“呼风”神通,三个人的身躯都已被肉眼难以察觉的风刃切割开了无数细小伤口,其中不乏命门要害之处,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不可能!”徐五洲失声惊呼。

倒下的三个人可都是他相伴数十年的兄弟,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先天大宗师!

三人联手,就算是先天大圆满的高手都有资格一战,怎么可能被一瞬击败?!

除非……

徐五洲眼角一瞪,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看向于帆的目光悄然之间变成了恐惧。

“看样子你明白了。”于帆跨过三具喷洒血雾的尸体,朝着徐五洲和那“三少爷”走来。

“不,不可能,不可能!”

徐五洲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三少爷?

他连连后退,眼中唯有恐惧,惊颤着道:“你才二十多岁,怎么可能触摸到那层境界?我不信!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是真如何?是假又如何?”

于帆神色冷漠,心中的那份愤怒已经随着“徐少言”的消失而重新藏进了心底。他一步步向前迫近,口中道:“徐少言对我于家所做的一切,我会一点一滴慢慢奉还给他。”

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今天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徐家的人!

徐五洲慌忙后退,撞到了前台的石台上。

于帆没有追他,而是停在了那位三少爷的旁边。

后者胳膊上破了两个血洞,短短1分钟的时间里就流失了大量的鲜血,此时已经陷入虚弱之中,神色萎靡。

他仰头看着于帆,惊慌道:“别,别杀我。大哥,大爷,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连连磕头求饶,还不停用求助的眼光看向刚刚被他侮辱过的前台小妹,想请她开口帮忙。

亲眼看着三位强大无比的先天大宗师一瞬被杀,这位徐家三少爷的那份桀骜早就抛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唯一想着的,就是怎么从于帆手中活下来。

可惜的是,就算他再怎么低声下气摇尾乞怜,于帆都没有留手的打算。

“你,叫什么名字?”于帆俯瞰着徐家三少爷问道。

后者连忙道:“徐、徐少青,徐少青,我是徐家的三少爷,我爸爸和家主徐长生是亲兄弟!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

话还没说完,于帆脚尖一动,他已经被翻了个身,倒在了地上。

“血仇只有用鲜血才能填补。你们是第一批,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批。”于帆脚踩在徐少青的胸口,声音冷漠道:“稍后我会将你们的骨灰全部撒在我父母的坟前,等到那座山上随处可见你们的遗骸,就是这份仇恨终结的时刻。”

语罢脚上微微用力。

“不……噗!”

徐少青来不及讨饶,心脏就被踩得支离破碎,鲜血狂喷不止。

滚烫的热血瞬间就把地面变成了一片血泊,整个一楼大堂看起来宛若炼狱,恐怖得吓人。

还好于氏集团的员工们都已经昏死了过去,只有那个前台小妹目睹了这一切。

于帆有真元护体,衣不染血。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等着徐少青口中喷吐的血柱由多变少,直到停止。

然后才对瘫倒在前台那边的徐五洲道:“该你了。”

徐五洲没有逃。

他很清楚,以一个超越先天的强者的能耐,就算让自己先跑半个小时,也逃不脱一死。

他只是道:“看来所有人都低估你了……于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超越先天的不止你一个,我们徐家向来睚眦必报,就算今天你杀了我们,家主和大少爷也不会放过你!”

“我随时恭候他们的大驾。”

于帆摊开双手,两眼一眨。

嗤~

瞳中剑气再度喷吐而出,没入徐五洲的双眼之中。

后者双眼位置变成两个血洞,瞬间毙命。

“小帆!”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韩清月从电梯里跑出,带着几分急切,几分担心,来到大堂之中。

于帆回转过头。

整个大堂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韩清月和跟在她身边的李惜霞还站着。

前台小妹趴在地上一阵干呕,整个大堂满地血迹,横七竖八躺着许多的人,仿佛刚刚经历过血腥屠戮的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