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52章 哟,胃口不错嘛

走出盛唐集团的时候,于帆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那枚龙形玉佩是他亲手炼制的一件宝物,蕴含着他的一缕气机,以及浓郁的真元力,有着不弱的护体功效,在凡俗世界绝对是不可多得的重宝。

将其交给唐凌雪,有几分冲动的因素。

不过就算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无它,只因他忽然明白了唐凌雪的心意。

并且……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他们两人之间或许从来就没有断开过,只是因为隔得太久太远,让彼此心中多了一层心防,所以才不敢去挑明。

现在于帆率先挑开了一部分窗户纸,算是给了唐凌雪一个信号。

至于以后会怎么样,还得看接下来如何发展。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可不是当初什么事都不用做的大学生,手头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没空去培养感情,风花雪月。

“答案没问出来,反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于帆啧啧笑叹,对于自己颇有些无奈。

以前隐藏身份隐藏了那么多年都没说出来,这次回云海,短短三天就主动告诉了两个人。

遭逢剧变之后,他真的改变了很多。

说起来,韩清月和唐凌雪也算是他目前仅有的两个较为亲近之人了。

至于其他人,像于氏集团内部的高管、董事这些,别说亲近了,连朋友都不见得能算上。

甚至,按照唐凌雪的猜测,集团内部极有可能潜藏着一位身份很高的内鬼!

“先吃个午饭去。”

看看时间也快中午了,刚刚在小饭馆叫了一桌子硬菜,这会儿过去刚好是吃饭时间。

顺便再和血鹰聊一聊。

小饭馆不远,几分钟后于帆就到了。

看到他的出现,老板顿时松了一口气。

被吃霸王餐的风险一下子降到了最低。

此时临近中午,饭馆里的人已经逐渐多起来了。

不过最为显眼的依然还是角落那个摆满了一桌子菜的客人。

血鹰被定在原地无法离开,此时还在双手齐动,与桌上的十几道美味菜肴做斗争。

“哟,胃口不错嘛。”于帆笑着来到旁边坐下。

“唔?”

血鹰嘴里叼着个大猪蹄子,手里还抓着一只鸭腿,胡吃海喝。

看到于帆,顿时眼睛一瞪,唰的一下将手里的大鸭腿丢了过来。

“卧槽,你还敢来!”

堂堂邢牙影部特工,此刻满脸酱紫之色,愤慨道:“我承认你比我牛逼,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这么多东西,我特么就是有十个胃也吃不完啊!!!”

于帆随意躲开袭来的鸭腿,满脸淡定,“我请你吃饭,还让你休息,这可是大好事,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给我脸色看,真是不够意思。”

“我意思你大爷!”

血鹰又把剩下的半只烤鸭砸了过来,脸红脖子粗的道:“赶紧给我解开,要是让监察者知道我擅离职守,我特么又要被降级!”

上次就是因为任务没做好,他从刃部2级特工变成了影部1级特工。

这要是再降一次级,可就得回去给京中的大人物当保镖了。

还是外围保护的那种。

“急什么,急什么。”

于帆淡淡笑道,“谁要罚你,你就让谁来找我,我也让他擅离职守几天不就完事了。”

血鹰:……

我丢雷老某!

看着眼前满面春风的青年,他忽然想要骂几句家乡的经典粗口。

不过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忍住了。

指了指自己被禁锢住的双腿,血鹰沉声道:“给我解开!”

于帆耸耸肩,随手一指,那无形的力量就凭空消散了。

恢复自由的血鹰二话不说起身就走,连满手的油渍都忘了擦。

“坐下。”

于帆还有话没说,自然不能放他离去。

随手一带,就又将血鹰给拉了回来,按回原来的座位上。

“你还想怎样?!”血鹰有些崩溃的道。

自打他进入邢牙开始,十几年来可谓是水里来火里去,不知道干过多少危险的事。

但就算把那些事全部加在一起,也没有像今天这么难受过。

被迫吃饭,吃不完走不了……这个家伙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连这种鬼主意都能想得出来。

偏偏他的实力还强得离谱,想反抗都没办法反抗。

“没什么,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于帆一副很随意,很随和的模样。

说着就从旁边拿了个小碗,打了一份略微有些凉了的牛肉羹。

“你自己吃就好。”血鹰黑着一张脸。

现在提起吃饭他就反胃,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东西吃到想吐。

话说回来,要是早知道于帆会去而复返,他刚才也不会那么拼了。

“唉,我太难了。”血鹰心底幽幽长叹。

于帆看他一副苦闷的表情,哑然笑道:“别哭丧着个脸,你们首领想请我吃饭都得看我心情,我这白请你的,还不高兴?”

“呵,那我谢谢您赏脸了。”血鹰不屑一顾。

不过他倒也不傻,听到于帆这句,就猜到了于帆或许认识邢牙的高层。

超越先天的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生气归生气,这点认知还是有的。

“你帮我给独眼传个话。”

于帆嘴唇微张,声音收束成线,悄然钻进血鹰的耳朵里。

“嗯?”血鹰一个激灵,顿时精神了起来,收起不满之色。

传音入秘之术,这可是传说级别的存在,整个邢牙都没有几个人会。

而且“独眼”也是一位堪称传说的存在,他平日里仅仅是听过而已,根本未曾见过。

“什么话?”他问道。

于帆一边吃饭,一边传音,说道:“你告诉他,我不管你们为何盯着唐凌雪,也不管她究竟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反正她是我的人,谁也不能碰。谁若敢违背,就请做好承受太微传人怒火的准备。”

“呃……就这?”

血鹰听完,脸上露出了无语且失望的表情。

他还以为于帆有什么大事要说,结果居然只是宣布对一个女人的所有权。

邢牙本来就不是来捉拿、对付唐凌雪的,他的任务只是盯梢而已,有些时候甚至还要保护唐凌雪。

所以于帆的这句话,根本不具有半点威胁性。

于帆道:“就这,你原话传给你上级就行。”

“行,那我答应了。”血鹰点了点头,然后问了句:“话说回来,太微传人……是什么意思?”

太微便是指于帆的师父,太微道君。

不过这层身份,全世界都只有极少数人有资格了解。

“你实力太低,说了你也不知道。”于帆懒得解释。

血鹰老脸一黑,旋即不再多问。

“那我可以走了吧?”他道。

于帆点点头,“去吧,继续你的任务,顺便帮我保护好她。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可以打我电话,或者直接来于氏集团找我。”

“好。”血鹰也不客气,当下起身就走。

于帆的号码他根本不需要问,以邢牙的能量,这世上还没几个人是查不到的。

“啧啧,这满桌狼藉的,吃相也太难看了。”

刚刚走到门口的血鹰听到这么一句话,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考虑到于帆可怕的实力,他咬了咬牙,含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