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45章 惊为天人

一句不敢相信的低声呢喃,让门外的于帆悄然松了口气。

“可算好了。”他揉了揉额角,走了两步,将自己丢在客厅沙发上。

刚才的事情虽然简单,没有耗费什么力气,但他心里承受的压力却比跟人斗法一场还要大。

毕竟这个女人,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碰的……

“呼。”

无声一叹,他将目光投向窗外。

朝阳下,海面一片波光粼粼。

海水荡漾,几艘游轮缓缓航行,带着满船的游客,不知要去往何处。

于帆发起呆来。

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到一阵敲门声。

声音是从浴室传来的。

“小帆,你在外面吗?”里头的韩清月声若蚊蝇的喊了句。

若不是于帆听觉敏锐,都听不见她叫自己。

“我在。怎么了?”他回道。

“帮我拿一下浴巾和浴袍好么。”她细声道。

“哦,好。”

于帆连忙起身,拿了个还没用过的浴巾和袍子。

“你开下门。”

“嗯……”

又是一声蚊呐,浴室门开一道缝,探出一只藕臂,接住他递来的东西,又快速缩了回去。

几分钟后,门再次打开。

韩清月浑身裹在宽大的浴袍里,赤着脚走出来,湿漉漉的发梢有水珠断断续续滴落,打湿了地板和浴袍。

“呃……”

于帆下意识看了一眼,霎时呆住。

只见韩清月面颊红扑扑的,本就清丽绝美的脸蛋在除去一切污垢之后变得愈发绝色动人,温润如玉,白得透明,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那一双水盈盈的眼睛饱含着复杂情感,说不清是羞怯,尴尬,亦或者别的什么。

薄薄的朱唇好像果冻一样娇嫩,几次欲言又止,将下唇咬了又咬,半晌也不见说出一句话来。

两人相顾无言。

客厅里静了好一会儿。

过了许久,终于是韩清月率先开了口。

她低眉抿唇,轻轻道了声:“刚刚……是我错怪你了。”

而后低下头,扭过身,逃也似的快步小跑了出去,回到隔壁自己的家里,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咕噜”

客厅之中出现一个怪异的声音。

“咳咳……”

于帆一阵猛烈的咳嗽,不着痕迹的打了自己两巴掌。

然后一头钻进房间里,继续打坐修练。

————

早上9点半。

于帆今天第二次结束修炼。

太阳已经升高,海滩上也多出了一些玩耍的人。

他走出房间,发现韩清月正坐在他的客厅里,低着头把玩花瓶里的花朵。

她已换了一身行头。

脚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下半身是黑色铅笔裤,本就修长圆润的玉腿看起来更加赏心悦目。

上身是一件略显宽松的米色长绒毛衣,长度及臀,遮住了玲珑的曲线,又带来几分慵懒成熟的味道。

脖子上裹着一条质地柔软的深青色围巾。

吹干了的长发披散着,末梢微卷。

而那张绝色面孔,今天没有半点妆容的痕迹,仅仅是素颜,就已让人一眼挪不开目光。

“……早。”

于帆半天才道出一个字来。

韩清月脸颊微微泛红,回了句:“早,早上我……”有些欲言又止。

于帆知道她的心思,便道:“我已经不记得了。”

“嗯……嗯。”

尽管有点自欺欺人,但听到于帆的回应,她的神色还是轻松了不少。

今天的事没有别人知道。

只要他们两个互相默认了,不管是难为情,尴尬,羞怯,愧疚,抑或者感激,都可以埋藏在心里,当做无事发生过。

……大概吧。

韩清月道:“……我们现在去公司么?”

于帆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都九点半了,是该出门了。”

“那……走吧。”

在诡异的氛围中,两人一起出了门。

车还没买,附近也没有公交站,只能步行去公司。

好在小区距离海云大厦也不算太远,走过去顶多半个小时就够了。

不过……

出门之后,于帆就发现,今天的路人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了。

之前的两天,他和嫂子一起走在路上,路人虽然也会频繁投来目光,但大多都只是看一眼就移开视线。

可今天大家好似都变得迟钝了许多,一看到他们,就变成了电影般的“慢动作”。

尤其是一些年轻男性,更是不时呆愣住,傻傻的看着这边,连自己手里东西掉了都不自知。

“小帆,我们走快点吧。”

感受到路人们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那种目光,韩清月有些紧张的道。

“好。”于帆哭笑不得的回道。

今天的嫂子,魅力大得有点夸张了啊……

他可算是知道昆仑髓的厉害了。

这东西不愧是神州祖脉每隔万年才能诞生一滴的稀世瑰宝。

毫不夸张的说,一滴昆仑髓吃下去,已经让韩清月的美貌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她本就是难得一见的人间绝色,这一改变,几乎可以说是直接变成了九天仙子。

即便是于帆毕生所见最美的女人唐凌雪,此刻与她相比也略有不及。

更厉害的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将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美貌,直到几十年后与世长辞,都不会发生变化。

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这,就是昆仑髓!

“你现在不怨我了吧?”他说道。

韩清月深深剜了他一眼,有些埋怨的道:“你也不早点说,害得我早上那么……哼。”

她扭过头去,留给于帆一个无可挑剔的侧脸。

早上的事已经深深烙印在她心里,这可是她有生以来最失态的一次经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一辈子也不会忘掉。

“话说回来,你昨晚给我吃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她疑惑的道。

什么样的东西才会让人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以她所知,就算是整容,在脸上动刀子,恐怕效果也没有那么好。

尽管她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改变了什么,外貌似乎也没有多大变化,但整体看起来确实是和昨天大不相同了。

更惊人的是,这种改变还是遍及全身的!

不只是脸,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也都发生了相同的变化,全身都挑不出半点瑕疵!

于帆说道:“这你就别问了,知道了也没用。”

“哦……”韩清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又说了句:“小帆,谢谢你。”

而后略微加快脚步,蹬着高跟鞋。直奔前方的摩天大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