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41章 徐家的由来

“叮咚~”

于帆按响了隔壁韩清月的家门。

“小帆,什么事?”

韩清月过来开门,头发还湿漉漉的,身上披着浴袍,显然刚洗完澡。

于帆把小瓷瓶递给她,说道:“这个……送给你。”

“这是什么?”

韩清月疑惑道,把玩着小小的瓷瓶,嗅了嗅,面露不解之色。

“一点小玩意,你服下去,会有好处的。”

关于昆仑髓的效果,于帆不好解释。

伐毛洗髓脱胎换骨,这个说起来比较玄,估计别人也不会信。

青春永驻,不会衰老……这个还需要时间去印证,说了也没用。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洗髓之后,体内的杂质会被排出,最起码皮肤会变得更好。

不过韩清月可不知道这个。

她狐疑的看了于帆一眼,试图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端倪。

口中问道:“小玩意?该不会是什么奇怪的药吧?”

刚说完,她自己脸上就先红了起来。

她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最基本的防范之心还是有的。

尽管相信于帆不会害她,但看着这别致的小瓶子,心里还是难免产生奇怪的想法。

于帆哑然失笑,瞬间明白了她的疑虑。

“你想哪去了,我是那种人么?”

他哭笑不得的道:“这可是好东西,再多钱也买不到。具体的我不便多说,你只管放心服下便是,如果有什么坏处,我任你处置。”

韩清月将信将疑,嗅了嗅瓶口,只觉得一缕淡淡的异香气味萦绕在鼻间,让她的精神都清醒了许多。

“真的没问题吧?”她确认般的再次问道。

“肯定没问题。”于帆笃定道,而后耸了耸肩,“我出门去了,可能会很晚回来。你要是不放心,把门锁好就是。”

说罢直接转身走人。

这个时间,也该去见见张庸了。

那片叶子,应该能给老头一个深刻的印象!

看着于帆走进电梯,韩清月眨了眨眼睛,低声自语道:“他忽然给我东西干嘛……而且还是内服的药物,怎么看都不正常。”

锁上三重门锁,她拿着小瓶回到沙发上。

吹着头发,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拿起了小瓶,仰头一口吞了下去。

——————

“老头,出来见我。”

于帆人在公园里,声音却透过那片叶子的,直接横跨数百米,出现在了张庸的心底。

张庸老头住在陆号楼的A1102号,位于11楼。

他正在陪孙女看电视,听到传音时,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左顾右盼,寻找着于帆的踪迹。

“爷爷你怎么了?”年幼的孙女问道。

“没事没事,可儿你自己看一会儿动画片,爷爷下楼给你买点零食。”

找不到人影的张庸只能温声回答孙女。

他低头看了看手心里逐渐变黑的绿叶,老眉深皱,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家门。

“公园。”耳边又传来一个声音。

不多时,张庸来到了白天碰面的地方。

此时已是入夜,大冬天的没人会往公园里跑,所以周围安静的很。

于帆靠在一棵树下,见张庸来了,开口道:“如何?考虑好怎么说了吗?”

张庸铁青着脸,沉声道:“你先给我拿走这片叶子!”

“好说。”

于帆也不怕他跑掉,打了个响指,气机牵引,那绿叶失去真元支撑,立刻脱离了张庸的手掌,带着几分乌黑之色,飘落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张庸习武数十年,还没见过这种邪门的手段!”

张庸的警惕没有为此松懈,对那片叶子忌惮很深。

他能够感受到,那片叶子里头蕴含着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

一旦那力量被引动,就会瞬间撕开他的经络,将他苦修几十年得来的内家真气尽数摧毁。

这手段,就算是先天大宗师也不可能轻易做到!

于帆这么做,目的很简单,就是给张庸一个深刻的印象,让其明白,和自己作对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

现在他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

“一点小伎俩,不足挂齿。”

他哂笑道,随手折了根树枝,拿在手中把玩,“说说吧,徐家是什么跟脚?你和徐家有什么关系?”

看到他手里的树枝,张庸瞳孔一缩,下意识后腿了两步。

看到于帆没有多余的动作,才放下心来,回答道:“我和徐家没什么关系,只是拿人好处,替人办事而已。至于这徐家……就说来话长了。”

“时间还早,你可以慢慢说。”于帆很有耐性。

张庸捋了捋思路,先是问道:“你可曾听说过【形意门】?”

于帆点点头。

形意门、形意拳,是古武一脉传承已久的古老流派,哪怕他不是古武者,也或多或少听说过。

张庸道:“那京都徐家,就是脱胎于形意门的势力。”

“哦?”

于帆略感诧异。

“数十年前,形意门还是北方古武界的三大霸主之一。”张庸缓缓讲述起来,“形意门主袁鸿飞乃是华夏古武界排名前三的巅峰大宗师,其座下有三位弟子,都是不多得的人才。”

“这三位弟子,大弟子名叫沈从云,二弟子名叫徐长生,三弟子名叫厉明。”

“其中大弟子实力最强,三弟子天赋最高,而二弟子……就是后来的徐家家主。”

“徐长生武学天赋一般,从小就被两位师兄弟欺辱轻视。但他忍辱负重,一直勤学苦练,功力倒也没落下太多。”

“大约在三十年前,袁门主自觉年事已高,就将形意门传给了大弟子沈从云。小徒弟厉明觉得不服,向师兄提出挑战。”

“两人大战一场,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没等他们缓过劲来,徐长生忽然出现,趁此机会痛下毒手,直接杀害了两位师兄弟。”

“袁门主得知以后勃然大怒,欲清理门户,亲自追杀徐长生,从河北一路追到西川。”

“没想到徐长生却在西川得了奇遇,一夜之间从地级高阶的实力跃升到先天大圆满境界。”

“袁门主没有防备,被二徒弟打了个措手不及,最终被永远留在了西川的高山断崖之中。”

“徐长生杀了恩师之后返回北方,仗着自己登峰造极的力量,横扫形意门内一切不服之人,并将这个门派更名为【京都徐氏家族】。”

“这,就是徐家的由来。”

张庸说完撇了撇嘴。

身为古武者,他虽然敬畏徐家的力量,但对徐长生的行为,却是相当不齿的。

“徐长生,就是徐少言的父亲吧?”于帆问道。

对于别人的过去,他不感兴趣,也懒得去做评价。

他想知道的仅仅是敌人的整体实力而已。

张庸点头道,“没错,徐长生正是徐少言的生父。不过……”

“不过什么?”

“我没见过徐长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实力。但我见过徐少言,那年轻人给我的感觉,好像比先天大宗师还要危险得多!”张庸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