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38章 小区里的高手

半岛海景小区兼顾了“靠海”和“离市中心近”两大特色,周围有附属于小区的公园,还有一片“>形”的环绕式白色沙滩包围着整个半岛,风景美不胜收,是居住的上佳所在。

如果非要说个缺点的话,这里的公交不是很便利,周围只有少量公车经过。

但是买得起平均7.9万一平的房子的人,基本上也不需要乘公交地铁。

“壹号楼”的位置就在“>形”半岛的尖尖上,距离最近的沙滩只有不到200米,楼房三面都是海景,论地理位置,和【天涯海角】都有得一拼。

“两位是先上去看房,还是周围走走?”楚颖询问道。

于帆抬头看了一眼高楼,又眺望了一眼大海,回道:“时间还早,周边看看。”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要在这个地方住上一个月的时间,稍微了解一下周围环境还是挺有必要的。

“好的,那两位这边请。”楚颖开始履行她房产销售的职则,一边引领两人逛过小区,一边介绍周围的情况。

这个小区的人确实不少,不过此时还是上班时间,小区里只有一些儿童和老人在玩耍散心,青年人很少。

于帆特意散开了“万物灵觉”,通过周围生物传递感知,大致了解了一下附近的人是什么情况。

“基本都是普通人,没有发现气息特殊的存在,可以安心居住。咦,等等!”

他跟着楚颖前行,感知的范围也在逐渐变化。

当灵觉感知的边缘地带移动到公园附近时,一道与众不同的气息忽然闯了进来!

那是一道醇和中正的内家真气气息,强度约莫在地级初阶左右,比起于帆不算很强,不过气息很扎实。

于帆下意识看向了那边。

万物灵觉虽然细致入微,但终究无法取代眼睛,他还得亲眼看看才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不过映入眼帘的,却只是一片树木,看不见后面的人。

“于先生好像对公园很感兴趣,要不要过去那边走走?”楚颖察觉到他的反应,提议道。

“嗯。”于帆二话不说,直接往公园走去。

地级古武者对于普通人威胁很大,虽然今天刚刚聘请了李惜霞来保护嫂子,但李惜霞的可不是地级古武者的对手。

卧榻之侧出现一个有威胁的人,他必须先弄清楚对方身份。

公园离得不远,楚颖还在介绍格局,三人就已经来到花丛边上了。

绕过树墙,少了绿树的遮掩,于帆看到草地上正有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一板一眼的练着某种拳法。

而且……这老人还很眼熟。

“张庸?”于帆看得有些惊讶,旋即走上前去。

楚颖愣了一下,顺着于帆目光看到白衣老者之后,立刻惊慌道:“于先生,您别过去,那老先生脾气不大好!”

韩清月没见过张庸,因此对于帆的反正也有些好奇,跟了上来。

“老头儿。”

于帆喊了一声。

张庸转过头来,而后……

一双老眼瞪得滚圆,打到一半的拳路戛然而止,整个人神色大变。

楚颖看到张庸这幅表情,还道他是要发怒,连忙拉住于帆,赔礼道:“张老先生,您息怒,您息怒。这是我们的新顾客,不知道……”

这张老头生气起来,一跺脚连铺路的石板都能踩碎,她可不敢让于帆靠近,否则出了人命她也是要担责任的。

但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于帆就接着说了句:“精力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躺医院呢,胳膊接上了?”

这一下,更是让楚颖哭的心都有了。

“张老先生,他……”

“你……你怎么在这!”就在楚颖焦急解释的时候,张庸开口了。

他是满脸惊恐的说出这句话的,说话时还往后退了几步,颇有种见势不妙想要开溜的意思。

“额……”楚颖一下子呆住,整个人都懵了。

这位年轻帅气的有钱人,居然让脾气火爆,连市里大人物都敢当面骂的老头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于帆是哪里来的超级大人物?!

这一刻,楚颖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不过没有人回答她。

于帆笑道:“怎么,看到我这么害怕?”

“你小子,跑来找我想干什么?”

张庸惊问道,还以为于帆是来找他麻烦的。

这副惊恐的表情让于帆一阵暗乐,“别慌,我这人向来尊老爱幼,只要你不上门找麻烦,我是不会主动打你的。”

张庸:……

他真想“呸”一声。

什么尊老爱幼!

昨天中午那一拳,他整个右臂骨骼都错位了,指骨更是裂了两根。

要不是他本身精通医道,又有珍藏多年的百年参王须辅助恢复,估计右臂要吊大半个月。

饶是如此,他现在也觉得整只右手疼得厉害,练拳全凭毅力坚持。

而这一切,都是拜于帆所赐!

“少说废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张庸色厉内荏道。

韩清月眨了眨眼,看着草地上的两个人,脸上写满了茫然。

小叔子,怎么好像欺负起老人家了……

于帆耸了耸肩,“不干什么,只是刚好来到这里,就过来看看你。话说回来,你把我的话传给徐少言了没?”

韩清月听到这句话,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这老头是徐少言那个恶魔的爪牙,怪不得会一脸惊恐的表情,肯定是之前被教训怕了!

她的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厌恶之色,对徐少言的走狗感到无比排斥。

张庸绷着脸,沉声道:“已经传达了!”

他可是把于帆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徐少言的,包括那句“别叫这种臭鱼烂虾出来丢人现眼”。

“那他怎么说?”于帆饶有兴致道。

“他说……先天么?有趣,那我就亲自去会会他。”张庸学着徐少言玩世不恭的语气。

“果真?”于帆眼睛一亮。

徐少言自己动身前来,他可就不用多费工夫去京都了。

“自然是真的。”

张庸哼了一声,“不仅如此,他还说这次要玩点大的。既然你这么有本事,他就不用上次对付你哥的那种小把戏了,要拿出真本领,来让你输得彻彻底底,跪地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