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04章 幕后还有黑手

刘建洋干咽了一口唾沫,想去扶陈斌,又唯恐自己也被一巴掌打翻。

两个人看着宛若凶神一般的于帆,身子忍不住发出一阵颤抖,也不知是天气冷的,还是被吓怕的。

半晌后,终于还是求生的欲望战胜了卑微的自尊心。

两个人老老实实的走了过来,跪在了存放于航骨灰盒和灵位的格子底下。

“咚”

“咚”

地板发出轻微的声响,两人不轻不重的磕起了头。

如此敷衍的行为,于帆岂会满意?

自己的亲生大哥被人逼死,凶手就在眼前,他不杀人,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克制。

若非五年前恩师过世之时,对着师父许下过“不以道法伤害凡人性命”的誓言,这两人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没吃饭是吗,给我用力磕!”

他按住两人的后脑勺,往地上重重拍下去。

“嘭!”

“啊~”

比刚才更大数倍的力道,震得地板砰砰做响。

“于帆,你别这样,会出人命的!”韩清月急忙阻止。

刚才拉开她的那个保镖,早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放心,我有分寸。”

于帆不为所动,继续按着两人的脑袋,一下下轰砸地板。

才没几下,两人额头上就冒出了血迹。

“于帆,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了,放过我们吧。”陈斌哭喊道。

他们都是富家公子哥,活了二十多年,从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哪曾被人这样摁在地上磕头过?

剧烈的疼痛,和一次次的震荡,是他们生平所受最大的痛苦,疼得眼泪都断了线的往外流。

刘建洋也道:“于帆大哥,于帆大爷,绕了我们吧,逼死你大哥的不是我们啊,我们只是跟着去讨债的,罪魁祸首是云龙控股的徐少言!”

“嗯?”

听到这句话,于帆的动作立刻顿住。

“云龙控股?云海市什么时候多出一个控股集团了?徐少言又是谁?”陌生的名词,让他泛起疑惑。

发觉他停止了对自己的迫害,刘建洋心下松了口气,急忙解释道:“那不是本市的企业,是京都来的。他们想收购你们于氏集团,但是你爸和你大哥都不同意,所以徐少言就派人暗地里使绊子,想把你们搞破产,然后再以低价收购。”

“对了,那个徐少言是云龙控股新上任的总裁,据说来头很大,我见过他一面,给人的感觉极其危险!”

为了少吃苦头,陈斌也加入了进来,语速飞快的说道:“于氏集团的破产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云龙控股幕后搞鬼,不过据我所知,好像还有别的势力也掺了一脚,才会让你们集团倒闭得那么快。”

“现在于氏集团已经彻底被冻结资产了,一个月后会被各大银行进行分解拋售,以偿还亏钱银行和各大企业的债务。到时候徐少言一定会出现,低价收购你们的集团。”

两人的解释,让于帆陷入了沉思。

徐少言……

“嫂子,你知道这个人吗?”他问韩清月。

后者摇摇头,显然和他一样,也不认识此人。

“既然不认识,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将我爸妈和大哥逼到这个地步?”于帆心中十分不解。

“也许……他是看上了你嫂子也说不准……”陈斌瞥了旁边那绝美的人儿,小声嘟囔了一句。

于帆闻言眉头一竖,“让你们停下了吗?给我继续磕!”

“是,是……”

两人连忙继续磕头。

刘建洋欲哭无泪,恨不得抽陈斌两巴掌,怪他多嘴。

咚咚咚的声响不绝于耳。

于帆低头沉思,揣测着个中关系。

但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的父亲于承海是个宽宏仁德的人,无论是经商还是做人,都广受称赞,基本上没有什么仇家。

大哥于航更是商业鬼才,接手集团短短三年,就把于氏集团的资产扩大了一倍不止,成为云海市“三大企业”之一,让于家成为云海市的“首富”。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得罪远在千里之外的京都人呢?

“于帆,你还好吧……”韩清月发声道。

“我没事,只是在想该怎么报仇。”于帆回道。

血债,必须血偿!

事关父母至亲。

如此深仇大恨,哪怕是违背对师父的誓言,他也定要手刃仇人!

“可是……”韩清月柳眉蹙起,摇头道:“你爸妈和你大哥的事,让我感觉敌人实在太可怕了,你现在什么也没有,怎么和他们斗?”

她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公公婆婆和丈夫一个接一个去世的。

偌大一个集团,在短短一星期都不到的时间里就土崩瓦解,其幕后黑手的能量有多庞大,常人根本想都不敢去想。

这份恐惧,已经成为她的梦魇,每天晚上睡觉都会被吓醒,冷汗涔涔。

于帆道:“我会用我的办法。反正我都一无所有了,也没什么可失去的。就算他是个神仙,是个魔鬼,是颗核弹,我也要跟他同归于尽。”

他的语气很平静。

但话语中的决心,却也坚定不移。

少顷过后。

咚咚咚的声音终于停下了。

陈斌和刘建洋的额头都高高肿了起来,血液模糊了面庞,嗑完最后一个响头,双双昏了过去。

周围那些保镖倒是一个个都爬了起来,只不过见识过了于帆的恐怖之后,都畏畏缩缩的躲在一旁,连打个电话求援也不敢。

于帆从旁边取来香火,给大哥上了一炷香,默默守了一会儿,便和韩清月一同离开了公墓。

“家里的房子,被查封了吧。”走出公墓之后,于帆开口道。

韩清月点点头。

于家的企业、大楼、住宅、豪车、游轮等等一切,都已经被冻结使用,将会在一个月后的拍卖会上被抛售抵债。

换句话说就是,他连家都没得回了。

今晚住哪都是个问题。

“于帆,你刚才是怎么打倒那些人的?”韩清月忽然说道,“你哥临终前一直说让我照顾你,我还以为你是个,是个……”

“是个只知道享乐纨绔么?”于帆没有回答她前面的问题,只是自嘲的道。

韩清月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确实,不仅是她,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于帆是个纨绔,整日在外面厮混游玩,连家都不回。

事实上……

“是,没有错,我的确是这样的人。”于帆叹了口气,面露几分颓然之意,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哥灵位的方向。

大哥为他遮风挡雨这么多年,直到临终前,都还在担心他以后会过得不好,让嫂子照顾他。

而他,拥有着人世间屈指可数的超凡手段,却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没有保护好。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将自己所接触到的另一个世界告诉家人。

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会将自己的本领告诉父母。让父母在灾难来临时,心中有所依托,不去做傻事。

“对了嫂子,我爸妈……真的是服毒自尽的吗?”忽然间,于帆想起了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