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35章 月薪20万

尽管她还穿着打底 裤和不透明的白丝袜。

但这样的姿势,还是十分尴尬。

“你,你放开我!”发现不对的李惜霞顿时羞红了脸。

于帆干咳一声,松开双手。

他也没想到这小姑娘会用这种方式攻击自己,这纯粹是个意外。

“帆少,你怎么……”李青锋倒是没有在意这个,只对于帆的身手感到好奇。

于帆懒得向他解释,只是对韩清月道:“这小丫头还行,你愿意的话,可以让她贴身保护你。”

在李青锋开口说要复职的时候,他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现在于氏集团正值多事之秋,自己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和嫂子待在一起,万一发生意外,很难保护得了她。

而李青锋,一来是个男的,二来因为大哥的事,让嫂子心存芥蒂,也不适合当她的保镖。

现在一看到李惜霞的本事,自然就动了心思。

这小姑娘本事确实不错。

虽然没能撼动他,但出手的力道、速度,都已经达到职业格斗家的水准了。

按照古武者的实力划分,约莫算是“玄级初阶”的水平。如果多经历一些生死厮杀,应该还能再提升一个档次,达到中阶甚至高阶。

韩清月稍作思索,缓缓点了点头,“你说行就行。”

对于于帆的本领,她现在已经深信不疑。

既然于帆都说还行,那肯定不会太差。

“喂,你这家伙……不要太打击人!我可是打败过好多我哥的战友,你居然说我只是‘还行’。”

李惜霞义愤填膺,被人轻不费吹灰之力打败就算了,还被这样轻视,让骄傲惯了的她很是受挫。

李青锋也充满了疑问,问道:“帆少,我以前好像从没听过你学过武,你怎么这么强?”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小妹是不是放水了。

“这不重要。”于帆直接跳过了话题,反过来问他们:“你们打算时候入职?”

“我们?帆少的意思是……我和妹妹都留下?”李青锋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于帆道:“对,你们都留下。你妹妹给我嫂子当贴身保镖,你去保安处,看看哪位高管需要,就跟谁。”

于氏集团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

有两个高手加入,安全系数至少可以提高一个档次,还是很有价值的。

李青锋的实力很不错,在非古武者的普通人里头已经是最顶尖的水准了。

即便是张庸那种古武高手来了,一时半会儿也休想拿下他。

“谢谢二少爷!那我们兄妹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来上班。”李青锋用力一点头,双目之中迸射出锐利的光芒。

“等一下!”

这时,李惜霞忽然喊道。

“怎么了?”

“那个……”她扭扭捏捏的,说道:“我哥说不要工资,那是他自己,可不包括我在内。”

于帆莞尔一笑。

“我们集团虽然破产了,但工资还是付的起的。你以后寸步不离保护我嫂子,一天24小时待命,每个月只有1天请假时间,工资待遇和你哥从前的一样,月薪20万,你看怎么样?”

“二……二十万!”李惜霞一听,眼睛都睁大了。

这个薪资比大多数职场精英都要高了,即便是中大型企业的白领也很少有人达到。

“真,真的吗?”她不敢相信的确认道。

“你不要的话我也可以少给一点。”

“不不不,我要我要!”李惜霞点头如捣蒜,喜滋滋的道:“太棒了!月薪20万,我同学一定会羡慕死的。这下再也没人会说我瞎闹腾了,老板你真好~”高兴得手舞足蹈。

于帆:……

李青锋无奈的摇摇头,冷峻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温柔宠溺之色。

“我们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今天不上班,自己安排吧。”于帆说道。

搞定了这件事,也算是个不错的收获。

接下来,就是去看房子了。

李青锋本想问问,需不需要自己跟着。

但一想起于帆的身手,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老板再见,我先带小妹去办理入职了。”李青锋也开始改口叫老板。

“嗯,去吧。”

送走兄妹两人,于帆没有多做停留,很快也离开了公司。

出了公司大门之后,他发现韩清月有些心不在焉,便问道:“怎么了,对他们兄妹有成见么?”

“不是。”韩清月摇摇头,低声道:“我是在想,你让李惜霞保护我……有必要么?”

“怎么会这么说?于家现在就剩你和我了,我是有自己的倚仗才不需要保镖,有这种高手能用,不保护你保护谁?”于帆反问她。

韩清月抿了抿嘴,目光飘向远处,不知想着什么。

过了半晌,她才道:“你才是真正意义的于家人。我……我觉得我的存在很尴尬,老公走了,没有孩子,又不擅长打理公司的事情。我留在这里就好像一个拖油瓶,什么也做不了,只会给你添麻烦,还要……浪费那么多钱雇人保护我。”

这一番话,她是有感而发。

短短两天的时间,她对于帆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她只以为于帆是个不学无术,顶多会点打架本事的纨绔少爷。

但经过这两天的事,她却发现自己的猜想完全是错的。

于帆一点也不纨绔,他能打,却不以武力欺负他人,只有对方主动挑衅之后才会出手。

虽然同样不擅长处理集团事务,但他却仅凭自己一人就弄到了4亿的巨款,仅仅一天就解决了集团的燃眉之急。

这使得韩清月开始怀疑起自己留下来的意义。

如此优秀的于帆,还需要她来照看吗?

她答应于航的事,似乎已经完成了。

“别这么说。”

于帆道:“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其意义,不一定非要通过成果去证明自己。你没有拖累任何人,一直都是我们家在拖累你。”

韩清月摇摇头,没有认同他的说法。

她低着头向前走,轻声道:“我有点想离开了。”

“离开?去哪?”于帆表情一变。

“不知道。”韩清月道:“我不敢回家,怕人说闲话。也不想一直待在这里,因为我跟你待在一块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所以……可能会去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吧。”

“这……”

于帆犹豫起来。

他能够理解韩清月的想法。

因为这两天跟嫂子住在同一个地方,他也有着相同的感觉。

正是因为那份尴尬,晚上他才会连觉都不敢睡,而是用修练的方式渡过长夜。

但是忽然听到她说要走,还是有些意外。

心中思量了一番之后,于帆道:“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不会阻止你。不过我觉得还是等这次风波过去之后再走吧,现在这种情况,我担心有人会对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