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32章 现在有钱了

实际上,于帆对那眼镜男所说的并非谎言,每一句都是真话。

他的师承的确是源自雪域地区,并且也是实打实的古老教派。

不过却不是雪域佛教,而是更加神秘的道门正统——昆仑玉虚宫!

玉虚宫,相传是由元始天尊开创的道门大教,曾经出过无数高人。教中弟子、仙人的事迹,几乎贯穿了整个华夏神话史。

其强大之处不言而喻。

当然,时至今日,道门传承早已不复昔日辉煌。

道门各派的修行者们在数百年前就因为一件大事,而集体移居“欲界”,不再干涉红尘俗世,只有极少数人留守人间界。

昆仑一脉更是仅有一人留下,那就是于帆的师父——太微道君。

道门隐世多年,昆仑玉虚宫的名头逐渐被人淡忘。

这才导致眼镜男听到“雪域、教派”的时候没有联想到玉虚宫,而是想到了当今“地球四大圣宗”之一的雪域佛门。

眼镜男虽然来自白龙庭,在古武界地位很高。

但比起雪域佛门还是逊色了不少。

因此当他看到于帆的念珠之后,心里才会萌生出退意,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办法,雪域佛门太强了。

尤其尼玛大师,更是威震全球,让无数古武者和世俗权贵为之俯首的顶级存在。

如果于帆是雪域佛门的传人,那别说废了白龙庭一个连古武者都不是的小人物,就算是把“龙爷”的亲传弟子打伤了,顶多也就赔罪道个歉就没事了。

这就是靠山的重要性!

“有了这层身份,以后我就算动作大一点,也合情合理了。大师那边……我只是借个名头,只要不造杀孽,应该不会责备于我。”

于帆和尼玛大师交情匪浅,称得上是忘年之交,这点面子还是会给他的。

“该走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集团的事情不能耽搁太久,他现在是于氏集团的领头羊,还得多去集团走动走动才行。

想到这,于帆起身离开星巴克。

走的时候,他看了一眼盛唐集团大楼的方向,自语道:“许云聪那个家伙……罢了,现在是白天,人那么多,有点不适合去找他麻烦。反正他只是个跳梁小丑,收拾他也不急于一时,且让他再蹦跶几天。”

——————

于帆来到海云大厦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门口的保安依然只有寥寥几人,惨淡的场面完全配不上这座高达72层的恢宏大厦。

不过人虽然少,保安们气势可不比别家公司逊色多少。

于帆才来到门口,几个人就立正喊道:“二少爷早!”

洪亮的嗓门,把于帆都吓了一跳。

“干嘛呢这是?”他问道。

“我们在例行欢迎二少爷回公司。”

保安们齐声道,看着于帆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敬畏。

于帆哭笑不得。

看来昨天在公司动手教训张庸等人的场面,是被大家牢牢记住了。

不过能够带给大家积极的动力,倒也是件大好事。

“精神劲不错。好好干,等我们集团债务还清,企业申请重组,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升一级。”

“是,二少爷!”保安们异口同声道,满脸喜悦之色,怎么看都不像是在破产公司上班的人。

“对了,我嫂子来公司了没?”于帆问。

“大少奶奶几分钟前刚刚进去。”保安小队长回道。

“好,我知道了。”

得到确认,于帆走进正门,乘坐专属电梯,直达70层。

总裁办,已经有几个人在了。

宽敞的办公室里,韩清月坐在小会议桌的主位置,总经理郭琳和人事总监蔡紫云、财务总监周峰分别坐在两侧,在商议着分发上个月工资的事。

于帆来的时候,这个临时会议刚刚开始。

“……总人数是42155人,根据出勤和排班情况,应支付的工资总额为2.572亿。当然,这里头并不包含绩效工资和优秀员工的奖金。”

财务总监周峰是个精明干练的清瘦中年,正在汇报数据。

人事总监蔡紫云要年轻许多,只有三十来岁的模样。

她说道:“这阵子我收到了老员工们的一些反馈,眼下临近年关,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如果拿不到绩效工资,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很头疼的问题。而且他们工作了将近一年,公司却宣布破产了,拿不到年终奖,心里也会不舒服。”

总经理郭琳面无表情的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集团破产,一切从简,工资和福利待遇方面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优渥。这一点所有人都是一样,包括杨副总裁和我。”

“话虽如此,大家难免会有些怨言,传出去了对集团形象也不好。”蔡紫云道。

周峰叹了口气,“集团都破产了,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下个月云海银行就要把我们各个产业拍卖抵债,那些员工要年终奖的话,就让他们和新东家要去。”

这话有些不近人情,但对于现在的于氏集团来说,却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韩清月听了三人的交谈,柳眉微皱,开口道:“集团……还是有机会重新好起来的,于帆正在努力争取,我们不要那么快就下定论。”

三人闻言沉默。

尽管三个人昨天都见识过了于帆的“武力”,但在集团债务这方面,他们还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韩清月继续道:“周总监,如果上个月的工资全额发放的话,需要多少?年终奖方面又是多少?”

周峰看了一眼手上的表单,“全额发放工资,共计需要3.72亿。年终奖按照以前的14薪标准,去除一些不参与分发奖金的边缘员工之后,大约需要5亿左右。”

“5亿……”

韩清月顿时苦下了脸。

这个数目太大了,现在的于氏集团是不可能拿得出来的。

这时,办公室大门推开,于帆走了进来。

“上个月的工资,按照实际标准全额发放。现在距离年关还有40天左右,年终奖不着急考虑,到时候我自会解决。”

他来到会议桌旁,拉了张沙发椅坐下。

看到他的出现,韩清月微微一笑,神态放松了许多。

周峰道:“可是老板,我们没有钱了。”

“之前我们确实没有钱,但现在有了。”于帆向韩清月打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取出一张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银行卡,放在桌上,道:“周总监,这里面有4亿存款,足够发放工资了。你看要不要现在就进行交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