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25章 本来就是陷阱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李国志面带几分得意之色。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就像在印证他的想法一样,“证明”了韩清月不是一个好女人,狠狠打了于帆的脸。

此时于帆脸色铁青。

“我还是不信。”于帆额角青筋浮起,说道:“我哥看上的女人不可能这样轻浮!城北轻工机械厂附近……好,我便走上一趟。”

说着松开李国志,就要离开。

李国志喊道:“喂,那是你嫂子,又不是你老婆,你管得了她吗?再说你哥都已经死了,人家有新欢也没什么不对的,你瞎掺和个什么劲啊。”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于帆充耳不闻。

如果是在昨天以前得到这样的消息,他只会感叹大哥遇人不淑。

但昨天与韩清月的相遇,和这短暂一天的接触,让他心目中已经认可了这个嫂子。

如今发生这种事,他自然无法接受,心情憋闷得紧。

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要验证一下事情的真假!

如果韩清月真的有了别人,那他绝无二话,会让她脱离于家,去她想去的地方。

而如果这一切是假的……

“好吧好吧,既然于帆小侄你非要亲眼见证才肯甘心,那表叔我就帮你这个忙。”李国志摆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对于帆道:“上车,我跟你一起去。”

于帆本想拒绝,但略一思忖,还是上了车。

城北挺远的,自己只靠两条腿,在不动用修为的前提下,需要最少一个小时时间。

打车的话,估计20分钟就够了。

“去轻工厂,越快越好。”李国志道。

“好嘞。”

出租车司机答应一声,脚踩油门,提速狂飙。

不多时,破旧的废弃工厂就出现在了眼前。

“这附近哪里有度假酒店?”李国志问司机。

马上就要“捉奸在床”了,可以当面狠狠地羞辱于帆,他的心情极好。

不料,司机师傅却反问道:“这附近都是工业区,哪来的度假酒店?你们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

“呃?没有酒店?”李国志一愣,“难道我刚才听错了?不对啊,于帆小侄,要不你再打个电话问问?”

于帆向车窗外扫了一眼。

周围一片荒芜,公路两旁连个民居都没有,工厂也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根本没有半道人影,目之所及除了破旧厂房之外,就是一些半人高的枯黄野草。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酒店?

“也许电话里那个人……是在骗我。”

暗想着,他眼睛一亮,心头多出了许多想法。

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韩清月的号码。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你到了?”电话那头的赵赫问道。

伴随着他的声音,还有一道微弱的女性声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呜呜”闷哼,似乎被封住了嘴,想喊叫,又喊不出来。

于帆一听就知道那是韩清月的声音,而且声音中传达出了一种慌乱无助的情绪,只有身处险境的人在求救之时才会这样。

霎时间,于帆心里的想法就被印证了七七八八。

他明白了。

嫂子根本不是在跟人私会,而是被人劫持了!

“是,我到了。”他佯装没有察觉到异样。

赵赫很快回道:“你原地下车等着,我让人过去接你。”

这句话漏洞百出,和之前他所说的“在酒店”根本就对不上,是典型的歹徒语录之一。

但于帆只当自己没听出来不对,答应道:“好,那你快点。”

然后便让司机停了车,和李国志一同下来。

两人下车后,李国志看着周围荒凉的景象,也开始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略有怯意的道:“于帆,我怎么感觉这像是一个陷阱?”

“这本来就是个陷阱。”于帆面不改色。

现在他已经不再愤怒。

因为他知道韩清月没有对不起大哥,一切都只是歹徒的一面之词,目的是为了引他出来,然后伏击他。

歹徒的目的他不是很清楚,估计和集团的债务脱不开关系。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嫂子是清白的,其他的一切,在他的实力面前,都只是个笑话!

——————

距离废弃工厂不远处的一栋老旧民房里,赵赫吞吐烟圈,面露残忍之色,对两个手下道:“秃子,大黑,你们两个去把于帆给我带过来。”

“呜,呜呜……”

房间里,被绑在椅子上,用胶带封住了嘴的韩清月奋力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挣得开手指粗的麻绳?

秃子淫笑着,掐了一把韩清月娇嫩的脸蛋,说道:“好的老大,等我们几分钟就行。这大美人儿,好像都已经急不可耐了呢~”

大黑傻笑着,口水直流。

赵赫胜券在握,也忍不住露出了得色,“一会儿有你们爽的。快点去,请咱们的首富少爷过来看看他亲嫂子的激情演出。”

“呜!!”韩清月发出悲鸣。

秃子和大黑开门离去。

不一会儿,就和于帆见上了面。

这片地方没有别人会来,于帆和李国志站在野草丛旁边,一眼就能看到。

“你就是于帆?”秃子咧着嘴,满脸怪笑。

大黑比较憨傻,没有说话,只是拎着一根钢管绕到了后面,防止于帆逃跑。

李国志看见这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人,心下立刻慌了,“两位,两位!他是于帆,他是于帆!我只是路过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同时往后连退。

却被身高接近2米的大黑瞪了一眼,吓得不敢乱动。

于帆则是十分镇定。

他没有接秃子的话,只是道了句:“就这水平也敢捋我虎须,看来你们不是徐少言的人。”而后身形一闪,直接原地消失。

“我靠,人呢???”秃子顿时懵了。

偌大一个活人,1秒钟前还站在那里,1秒钟后却直接消失,这是什么灵异事件?

大黑同样满脸愕然,挠着头,不明所以。

李国志更是又慌又气,咒骂道:“卧槽!人呢?姓于的小子,你他娘的就这样丢下老子自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