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95章 守口如瓶

9点钟,于承海和杨敏去了公司。

韩清月以身体不适为由向二老告假,留在了家中。

……没办法,腿软,嘴疼,身子也有点虚弱。

二老见她脸色不大好,关切得很,急忙叫于帆带她去医院看病。

于帆自然是满口答应,“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不过等到父母二人走了,他也没有想要带韩清月出门的意思,甚至坏坏的笑了起来。

李惜霞对此表示不解,问:“老板,韩姐姐生病了,你怎么还有心情笑?”

于帆敲了她的额头一下,没好气道:“有我在,你觉得生病这种问题很严重吗?”

“哦,好像也是……”

李惜霞一想,老板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肯定比医院那些医生要厉害得多,一点小感冒什么的,的确不用担心。

便放下心来,推了推韩清月道:“那老板你快给韩姐姐看看,她好像病的不清呢,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

韩清月:……

“好好好,我这就给她看。”于帆看着嫂子怨怼的目光,强憋着笑回道。

然后他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李惜霞道:“对了小霞,你跟龙爷学武学得怎么样了?”

“呃,还行吧。这几天因为……哥哥的事,没去师父那边。不过我还是有抽空自己练几趟腿法的。”李惜霞回答道。

“才练几趟可不够。武学最重要的就是千锤百炼,一天最起码得连三五十次才行。这样吧,反正嫂子在家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去你师父那边练功,晚上再回来。”于帆煞有其事,假装很认真的道。

韩清月听得瞪大了眼睛,看出他是想支开李惜霞,继续在她身上胡作非为,顿时急了。连忙向他打眼色,示意:差不多就行了,你再胡来我是会生气的!

于帆对此只是回以一笑,仿佛在说:没事没事,只要没人看见,就等于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惜霞想了想,觉得老板说的有点道理。

而且老板那么厉害,有他在,韩姐姐也的确安全无比。

便点头道:“好的老板,既然是你许可的,那我就翘一天班去练功了!”表情有些欣喜,大概是对古武有着浓厚的兴趣,也想多练练。

“嗯嗯,去吧去吧,车你开走,我们用不上。”于帆摆摆手,巴不得她赶紧走。

“小霞……”韩清月喊了声,像溺水的人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不想她离去。

可惜李惜霞完全没看出她的心思,“韩姐姐,我会注意安全的,晚上见~”然后一蹦一跳的走了。

少女恢复了些许青春活力,开始逐渐从兄长去世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这点挺值得高兴的。

于帆听着李惜霞的步子走进电梯,然后听着电梯下楼,最后整层楼安静下来。

他将目光看向韩清月。

后者下意识退了一步,“小帆……”

“嫂子别怕,我来给你看病了。”于帆露出恶魔的邪笑,径直扑了上去。

“啊~”韩清月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眼看着又是一场无声电影即将开始。

这时,忽然一道“叮叮咚咚”如流水般的琴音响起了。

于帆动作一僵,这才意识到,这层楼还住着个女修士……

“刚才我和嫂子的激情戏不会被飞霜看到了吧?”

于帆心头咯噔一声,暗道不妙。

早上光顾着爽了,只是随便布了个隔音结界,隔断了乾坤镯的内层世界,却是忘记再补一层神念隔离。

这下可好,万一飞霜曾用神念不经意的扫视而过,那他和韩清月的“奸情”可就……

不妙,大大的不妙啊!

他连忙停下动作,收起了挑逗嫂子的心思。

韩清月发现他的异状,来不及好奇疑问,赶紧从他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将自己凌乱衣服整理好。

然后道:“我……我要回房间修练了,你要是没闹够,自己用手解决!”直接落荒而逃,钻进了卧室之中,砰的一声锁上了门。

“诶……”

于帆想叫住她。

但想想就作罢了。

还是去跟飞霜说说话,探探她的口风吧。

尽管这位欲界来的女修士不是那种会到处乱说话的人,但只要是知道了,都难免会有些尴尬。

于帆立刻韩清月的房子,回到自己那边。

飞霜在客厅里摆弄古琴,进行她每日一次的琴曲演奏。

小金蝉趴在茶几旁边,不时震动薄薄的翅翼,发出“知了知了”的声音,如同在附和她的演奏。

于帆进门,飞霜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便继续低头弄弦,没有与他说话。

今天的飞霜无论是气息还是气色,都比昨天要好上了不少。

她身穿古装长裙端坐的姿态极具观赏性,修长的玉指在琴弦之上来回划拨,更是美得好像是古画里走出的仙人。

于帆走到她的对面坐下,带着些许杂念,聆听着今日的琴曲。

今天的曲子比起以往的要婉转轻柔了许多,少了几分“无觅知音”的孤芳自赏之感,多了几分对人生,对自然的热爱。

听曲知意。

她似乎……变了一些?

于帆暗忖道。

不过听曲子是这样,抬眼看她的人,却和平时根本没有任何的不同。

还是那么俊美清冷,还是那么不食烟火,也还是和从前一样心无旁骛。

一曲奏毕,飞霜压住琴弦,起来欠身一礼,对他道:“道兄,飞霜拙劣琴艺,让你见笑了。”

嗯……连弹琴结束后说的话,都和平时没啥区别。

看来她应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于帆放心了不少,向她点头回礼,道:“坐下吧,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没必要那么多客气。”

“是。”飞霜点头答应,但好像没往心里去,估计该客气的还是会继续客气下去。

“伤好些了么?”于帆问道。

“睡了一夜,比昨天好多了。”

“嗯,睡觉是件好事,你的内伤光靠调息其实效果有限,还不如在梦中让身体自行恢复来得快。”

“懂了,谢谢道兄指教。”

“刚说不用这么客气,你又来。……罢了,大罗经悟得如何?昨晚那几句可还记得?”

“记……记得,道兄说的,我都记得……”

“那念一遍来听听。”

“是,道兄……”

当下,飞霜便把昨天晚上于帆所讲的那部分经文含义复述了一遍。

尽管有点不是很熟络,但也勉强算是记住了。

于帆这才满意。

接着,他话锋一转,若有所指的问道:“对了飞霜,你最近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动静?”

“啊,啊?”一听到这个问题,飞霜立刻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问道:“道兄……是指什么?”

她的反应落在于帆眼中,几乎直接成了“知情者”的代名词。

刚刚才松掉的一口气,再次吸了回来。

于帆不乏尴尬的道:“那什么……也没啥,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只要不说出去就行。”

这话,几乎可以说是明示了。

他以为飞霜发现了自己和嫂子的事情,想要让她守口如瓶,不告诉别人。

飞霜的性格成分里,除了清冷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占比,叫做“听话”。

于帆觉得凭她对自己的恭敬态度,应该会听自己的,替自己保守秘密。

可事实上……飞霜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这句话落到她的耳朵里,反而成了另一个意思。

此时她的心头一阵风起云涌,俏脸也是一阵通红。

“知道了么……我昨夜如此不堪的举动,居然被道兄知道了,真真羞煞人……”

她又是尴尬又是羞涩,耳根子红透,恨不得刨个地缝把自己埋进去才好。

可于帆的最后一句话,又给了她一点挽回颜面的期望,甚至……有了些淡淡的奢侈念想。

只要不说出去就行了……

“道兄正直善良,肯定为我保守秘密的。我的丑事,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似乎……也不是那么可耻。”

她这般想着,心下立刻安稳了不少。

少顷过后,她抬起依旧微红的俏美面孔,细声道了一句:“嗯,飞霜明白了。x……”

后面道谢的话,被她咽了回去。

于帆抱着自己的想法,听她说出这句话,尴尬的脸上泛起如释重负之色。

两人相视一眼,带着各自的尴尬,和各自的小娇羞,并不会心的互相笑了一笑。

“我回屋修练了。”于帆起身道。

飞霜也随之站了起来,“我也回屋参悟经书去。”

然后各怀心思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小金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