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77章 修为气息

“你这是干什么?”

于帆忙将她扶起,“当时情急,我也是无心之举,机缘巧合才救了你。你行这般大礼,还将我说得如此高尚,反倒让我内心愧疚,仿佛早有预谋一样。”

飞霜却不听他的解释,固执的道:“道兄不必推脱。恩就是恩,无论如何,飞霜始终是欠了道兄一命。从今以后,但凡道兄所需之时,无论刀山火海还是九幽地狱,我都绝不推辞!”

“你……”

于帆一阵扶额。

这姑娘的大脑果然和现代人不一样,说了不用这样,还是非要坚持。

他道:“我不需要仆从,更不需要你替我卖命。你要是真感激我,就好好珍惜自己这条命,别动不动就想着跑回欲界去找血河剑宗的人寻仇。要是有闲工夫,多帮我照顾一下我身边的亲人,便是最好的回报了。”

飞霜轻抿着嘴,“可……若只是如此,我心里难安,总觉得亏欠道兄许多。”

她的师父从小便教导她,恩仇两事必须分清,有恩一定要还,有仇一定要报。

在她看来,于帆是冒着被天罚轰杀的危险在救她,她若不表现点什么出来,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随便吧,欠着就欠着。反正别说什么赴汤蹈火,用命报答之类的话了,我听了就头大。”于帆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这种严肃的话。

他生性洒脱,最讨厌条条框框的东西。

如果飞霜只是以道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他没有任何异议。

但若是将道友的身份转换为仆人,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一个是能够交流修炼心得,谈天说地的朋友;一个是只会听从命令的下属。两者没有丝毫可比性。

他只需要朋友,不需要随从。

这是于帆的想法。

但飞霜可不知道。

她见于帆好像很排斥自己,三番两次拒绝她屈身效劳的请愿,不由得露出难过之色。失落道:“既然道兄不喜,那飞霜不提就是了。”

说完之后,便退到了一边,手撑着沙发椅背,勉强的站着。

韩清月看着两人这番沟通,有些无奈,对于帆道:“小帆,飞霜也是一片好意,你这样说话未免有些太伤人了。”

“我是不希望她将报恩放在首位,失去了修行者的本心,导致自己从此止步不前。”于帆毫不避讳,直接回道。

“道兄……”

飞霜在旁听了,心尖儿一颤,顿时明白了于帆刚刚拒绝她的用意,星眸之中蒙上一层氤氲雾气。

“罢了,还是别说这个了吧,感觉好沉重。”韩清月见气氛不大对劲,连忙转移话题,“我们下午就要回云海了,飞霜现在的状态能过登机检查吗?”

“我无事,稍作调息便可正常行走。”飞霜立刻说道,生怕因为自己的伤而耽误了于帆的行程。

于帆打量了她一眼。

飞霜很虚弱,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这种虚弱主要是因为内伤的缘故。

她的外伤已经基本上好了,只要元气恢复几分,正常行动问题还是不大的。

而且现在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四重天境界,有精纯的法力支撑,她再怎么虚弱不堪,也比普通壮年男子还要强大。

咦!等等!

于帆忽然心头一动,“飞霜,我似乎……感应到了你的修为气息?”

在打量飞霜的时候,他习惯性用神念扫视了一遍,察觉到她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但十分精纯的法力气息波动。

这在以前是完全没有过的!

飞霜并非地球人间界的原住民,之前一直受到这个世界的排斥,和地球修士互相之间无法感应气息强弱,而且她的法力也无法自行恢复,必须专心致志的打坐才行。

可现在,于帆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四重天的境界,冰寒属性的功法,清晰无比的呈现在他的感知范围之中,一点遮掩都没有!

“啊?道兄……”

飞霜闻言一怔。

难道规则变了?

她心下大喜,用心感应,分出一缕神念,向于帆探去。

旋即惊讶道:“我也感受到了你的气息波动。呀,道兄的真元怎会如此纯净?这简直不像是个金丹初期的修行者!”

之前两人动过手,斗过法,知道互相之间的实力底细大致是多少。

但关于气息的形态和真元的性质,却是知之甚少。

于帆还曾在飞霜昏迷的时候探查过她的真元性质,但飞霜对于帆的了解可就很少很少了。

如今感受到他玉清法力的精纯程度,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之声。

于帆解释道:“我修的是道门顶尖心法,法力的确要比常人特殊一些。飞霜你现在的气息和我们地球上的本土修仙者相差无几,看样子渡劫成功之后,这个界域的法则已经开始接纳了你的存在。”

飞霜下巴一点,“嗯,我也是这样的想法。之前就感觉和天地灵气逐渐产生了一点亲和,料想过些年头就可融入这里了。想不到这次渡劫,竟是直接缩短了这一过程。”

她看起来也有些高兴。

只有被法则所接纳,她的修炼才能够恢复正常。

不然像之前那样,和天地灵气亲和度极低,修炼起来速度可比一般人要逊色不少。

“那以后飞霜你也是我们这里的人了。”韩清月笑了笑说道。

飞霜摇了摇头,“我是欲界西昆仑修士,这一点永远不会变。不过既然已经被界域法则所接纳,我以后也会在这里好好修炼的。在得到道兄的允许之前,不会再轻易提出回欲界的想法。”说完还看了看于帆,眼神诚恳。

她的话,让于帆安心了不少,“你能这么想就很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修士报仇千年可期,只要把自己变得很强,所有敌人都是浮云。”

“嗯!”飞霜用力点头。

她改变了许多。

这次在天劫之下死里逃生,她无论是心性还是人生观念,都受到了于帆很大的影响。

而这份影响,还会伴随着两人相识的时间延长,而继续加深下去。

“飞霜你先打坐调息一下吧。哦对了,清……嫂子你拿套新衣服给她换上,穿成这样想上飞机可有些麻烦。”

于帆看到飞霜身上穿着的还是古代男子的长衫,便对韩清月说道。

后者点点头,“正好昨天买了挺多衣服,飞霜和我身材也差得不多,应该挺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