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73章 冥河幡之灵

“怎么了前辈?什么有意思?”于帆疑惑道。

大榕树王呵呵一笑,回答道:“这个死者有些特殊,你先别走,把冥河幡拿去,将其怨魂收如幡中,老夫自有妙用。”

怨魂?

据说怨念深重之人,死后不会去地府转世轮回,而是会停留在人世间,化作孤魂野鬼。

它们没有什么智慧,只会根据生前怨恨的那些事情做一些本能的举止。比如干扰仇人的梦境,或者在自己身死的地方徘徊,惊吓过路的人等等。

换句话说,怨魂其实没有什么杀伤的能力,能做的也仅仅是在深更半夜吓吓胆小的人,没有太大威胁。

若是遇到内息强大点的古武者,甚至可能直接被震散。

这样弱小的鬼祟之物,对于道门修士而言根本毫无用处,遇到了随手就可消灭掉。

大榕树王如此强大的妖仙,要个凡人怨魂做什么?

于帆有点不理解。

不等他开口询问,大榕树王已经主动打开乾坤镯,将里面的冥河幡给丢了出来。

周围全都是陌生人,冥河幡这种威能强横的极品灵宝一不小心就能闹出人命。

于帆吓了一跳,连忙用法力将幡旗的气息压制住,顺便将其藏在了衣服里襟之中。

“小帆,你在做什么?”

发现他的小动作,韩清月不禁问道。

此时的韩清月脸色微微发白。

亲眼目睹一个人摔得四分五裂,对她来说也是相当不小的打击,内心有些惊惧。

于帆明白她的情况,握住她的手,温声道:“没什么。你脸色有些不好,要不我们回酒店吧?”

反正天也快黑了。

韩清月轻点下巴,“好,走了一下午也的确有些累了。”

当下,二人手牵着手,往人群之外走去。

当然,于帆并未忘记大榕树王交代的任务。

在走的时候,他已散开神念,用神魂的力量直接包裹住破碎尸身上飘出来的那只幽魂。

新生的怨魂还很茫然,仅凭本能释放凶戾之气,加大周围围观之人心头的恐念。

但面对于帆这么个修为高深的道门高手,这点怨气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连抵抗都做不到,被于帆的神魂力量抓了个正着,直接拽走了。

“有点冷。”

怨魂的靠近,带来了一阵阴凉的气息。

京都的气温本来就很低,韩清月打了个哆嗦,缩了缩肩膀,往于帆怀里靠去。

于帆可不想让谢文忠的怨魂惊扰到身边的可人儿,当即照着大榕树王所说的方法,把谢文忠的怨魂收进怀里的冥河幡当中。

怨魂一走,周遭的温度立刻回暖了几分。

但韩清月还是依偎在于帆的怀里,两人保持着缓慢的步调,朝着人群外围走去。

这一幕,和1分钟前才发生的坠楼事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们就是了。

出了人群范围之后,于帆叫了辆车,直接回到下榻的酒店之中。

午饭吃得太晚,两人都还没有吃晚餐的需要。进屋后,于帆放下下午逛街买的那些东西,对韩清月道:“你先休息一下,我把这些东西收好,还有些话想问问大榕树王前辈。”

韩清月微微点头,没问他和大榕树王请教什么,只是道:“那你忙,我先去洗个澡。”拿起一件下午刚买的裙子,转身进了浴室。

于帆用所剩不多的法力再次打开乾坤镯,将暂时用不上的东西以及冥河幡一起收进了小天地之中。

“前辈,您要这怨魂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他问道。

小天地里,大榕树王化形的青袍老者拿着那杆黑红相间的布幡,回答道:“冥河幡是阿修罗道的宝物,本身质量很高。但比起真正的宝物,它还缺乏一道意识作为器灵。”

器灵?

“这怨魂只不过是有一些怨念残存,不肯转世,怎么能当得起极品灵宝的器灵呢?”于帆有些嫌弃的道。

谢文忠只是个普通人,连古武者都算不上,魂魄的力量极其弱小,在修仙之人面前简直就和蚂蚁一样,一碰就碎。

别说是极品灵宝,以其魂力的强度,哪怕是下品法器,也不见得能够支撑起来。

大榕树王明白于帆的疑惑,抚须而笑,解释道:“怨魂虽然弱小,但只要以魔门功法令其吞噬冥河幡之中的阿修罗道血腥煞气,很快就会成长起来。他自己或许不懂得如何修练和成长,但有老夫在,你觉得这会很难吗?”

“这个……”

于帆顿时无言以对。

让谢文忠怨魂在冥河幡里吞噬冥河幡的力量进行魂力修练,等足够强大之后再融入冥河幡成为器灵,这一来一回,冥河幡的强度并未削弱太多,而因为有了主器之灵,法宝的灵活性将会提高许多倍,实用性大大增强!

不得不说,大榕树王的想法,相当有趣!

唯一的问题,就是怨魂是否听话了。

“前辈您如何保证这怨魂在成长起来之后,不会反过来和我作对呢?”他问道。

大榕树王从容不迫,“只要你现在将其降服,并给他不断灌输‘你与他同仇敌忾’的思想就行了。”

谢文忠跳楼前曾经大喊“徐少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说明其心中对于徐少言怀有很大的恨意,也是因此才会成为怨魂。

这样说起来,的确可以算是和于帆同仇敌忾。

“怨魂成长起来之后,就会变成一只凶灵。他的智慧会逐渐恢复,不过戾气不会减少,永远都会是个凶戾的怨魂。”

大榕树王接着道:“现在,你将神念放在冥河幡上,试着和这只怨魂沟通一下。”

于帆的神念可以直接进入乾坤镯当中,做到这一点十分容易。

他依着大榕树王的意思,把注意力集中在冥河幡上,试图与谢文忠怨魂交流。

结果感受到的却只是浓烈的排斥之意。

意识所见,他只看到一篇灰黑色的天空,和一条无边无际,蜿蜒盘旋的血红色河流。

这是冥河幡的本来面貌,也是其正常催发之后所表现出的形态。

那只怨魂就像飘浮在血河之上的一只幽灵,浑身上下充满了尖刺,没有四肢手脚,只有黑漆漆的气体环绕在身体周围。

他的容貌扭曲得厉害,用青面獠牙来称之也不为过,早已没有谢文忠生前斯文秀气的模样。

于帆用意念在血河上空凝聚出一具虚幻的身体,往那怨魂靠近,同时传达出一抹信息:“不比惊慌,我是来帮你的。”

谢文忠的怨魂依旧后退,做出张牙舞爪的凶恶模样,不想和他接触。

“徐少言将你的家人化作血食修练,你应该很生气吧?”看他不想搭理自己,于帆直接拿出了对方最珍视的东西。

这回那怨魂的表现果然不一样了,凶恶的脸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但仍不忘警惕,不想让魂力强大的于帆靠近自己,唯恐被消灭。

于帆继续传念道:“我和你一样,也恨不得将徐少言碎尸万段。他逼死了我的哥哥,还毁了我的家。”

“乌……”

怨魂狰狞的獠牙之口张了张,意识之中发出一阵询问的意思。

他没有什么智慧,不懂得去理解太过复杂的东西,只是全凭本能分辨于帆的情绪。

于帆说的是实话,心里也的确恨徐少言,这一点瞒不过谢文忠的怨魂。

怨魂似乎不再那么排斥于帆了,当于帆再次靠近的时候,并未躲得太远。

“你的遭遇十分不幸,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重新改变。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杀掉徐少言,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

于帆继续旁敲侧击的进行洗脑。

怨魂主动飘进了一点点,等他下文。

于帆接着道:“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擒拿徐少言,或将其击毙。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怨魂又飘进了一点点。

“你现在身在一件法宝之中,这里头蕴含了巨量的能量。只要你好好吞噬吸收,很快就会变得强大 起来,拥有和徐少言抗衡的能力。等你变强之后,我们就能轻而易举的捆住徐少言,将其击杀,为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

于帆循循善诱,一点点的破开怨魂的心防,将其说服。

谢文忠的怨魂思考能力十分低下,听了于帆神念的一番表述,产生了一些认同感。

再加上其魂魄里本身就对徐少言抱有深深的恨意,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于帆将吞噬血河之水壮大自己的方式告诉了谢文忠的怨魂,目睹怨魂将一团血河水融入己身,虚幻的影子凝练了一分分。

然后才放心的收回了神念。

“怎么样,很容易吧?”大榕树王笑道。

“确实很简单,这死人果然比活人好骗。”于帆也笑了笑。

如果谢文忠还活着,听到于帆和徐少言的仇怨,肯定会问具体原因。

而后便会知道,自己和于帆之间其实也是有仇的。

因为在搞垮于氏集团的过程中,他也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行了,清月丫头还在等你呢,你去吧。注意修练,法力太少可不足以支持乾坤镯的消耗。”

大榕树王摆了摆手,随手将冥河幡抛出,悬挂在小天地“天空”的一角,自己化作榕树本体,回到了招摇山上。

于帆收回神念,感受着自己仅剩下最后一层的法力,颇为无奈。

这仙宝镯子的消耗的确是有点大……

“小帆,你看这裙子好看么?”旁边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

于帆转头看去,顿时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