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64章 勉力支撑

浓云遮蔽了天空,明明是白天,却宛若黑夜一般阴沉。

雷鸣还在继续,远处那场天劫很快就落下了第六道天雷。

赤红的电光撕裂天空,浩大的声势伴着灵力的喷涌,威势已经足以吓退大多数修行者。

三重天境界的修士,很少有能够抵挡这种层次的劫雷的。

不过那边的劫云还没散,天劫既没有结束,也没有提前散场,证明渡劫之人还在支撑,并未死去。

飞霜这边的情况相对而言要好上不少,无论是天劫的强度还是声势,都要弱了大半。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飞霜的资质不如远处那个人。

而是因为两场天劫一起引下,第一场天劫吸走了大量灵力,降低了第二场天劫所能汇聚的能量。

且远处那个疑似徐少言的人身上是带有业障的,天劫本来就要比普通人更加凶险。

第三波火雨落下来,笼罩了飞霜周围20米的范围,将她围困在中央。

她的琴音已不足以抵挡这样大量的火焰力量,只能将琴腹之中的“斩知音”宝剑抽出,挥舞寒冰剑诀,抵挡灼热的地火热力。

三分钟后,第三波劫火才逐渐散去。

飞霜香汗直流,但汗水瞬间就被热力蒸发掉,根本来不及滴落。

她的法力已经消耗了四成多,在天地之力对她的排斥作用下,恢复的速度几乎等于没有。

于帆不禁有些担忧。

地火劫的火雨共有六波,这才第三波就已经这样,后面更强的火雨落下,她抵挡得住吗?

时间不容许他们思考。

几乎在第三波火雨刚刚焚烧殆尽的时候,第四波炽热的力量就从天上坠落了下来。

用神念去看,可见一片火红的灵力如大雨般倾盆而下,尽数洒向了傲立在废墟地面中央的飞霜。

天威虽强,但飞霜也非易与之辈!

“剑雨——广寒!”

只听她轻叱一声,手中斩知音宝剑当空一划,留下道道残影。

一抹冰冷的真元从中喷吐而出,化作百千道三尺长的冰寒剑气,迎着坠落的火雨劲射而去!

肉眼不可见的火雨和道道冰寒剑气碰撞,火焰之力立刻被触发,成了实质的烈火。

空中绽放出一片光彩夺目的火海,极热与极寒两种温度互相倾轧,势要一决雌雄!

但剑气终究要比天威稍逊一筹,数百道剑气尽数消散之后,仍有三成的火雨落到了地面,击打在飞霜的身上。

烈火引燃了她的护体真气,就连里面的小皮衣也被炙烤得收缩变形,有了损毁的迹象。

飞霜强提一口真元,压灭体外的地火劫力,堪堪熬过第四波劫火。

而此时,她的真元已不足一半。

“也该太极阵发力了。”于帆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正在酝酿的第五波劫火,心中暗道。

与此同时,远处的天雷劫,也迎来了第九道最强的天雷。

远看去,一道粗壮如龙的红色闪电扭曲着劈下,宛若天神手中的赤红色巨剑一般,直插地面上的渡劫之人。

于帆看不到渡劫的人,但他能够感受到那道赤色雷电之中所蕴含的力量是多么的狂暴。

哪怕是现在四重天修为的他,都不敢硬抗!

“如此劫雷,若是一星期前的徐少言,肯定十死无生。”于帆心中判断道。

他一边留意飞霜的情况,一边关注着远方。

那道劫雷落下之后,远处的劫云就逐渐平静了下来。

约莫半分钟后,当飞霜的第五波劫火落下之时,远处的劫云便开始变浅变淡,慢慢消散了。

在劫云散开的同时,一束阳光从铅色的云层之中投下,照射在了黑暗笼罩的大地中央。

“他居然成功了……”

于帆皱了皱眉,有些不爽。

但他来不及做出更多的想法,飞霜的劫火已压至头顶,不得不收回目光,催动太极阵帮她渡劫。

太极阵是于帆临时布置的,也只能由他来操控。

为了不让天道觉得是他在帮飞霜渡劫,判定飞霜“作弊”了,他没有留下细致操纵阵法的门路,只能一念引动,之后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一念开阵之后,飞霜身边出现了一个缓缓旋转的太极图形状。

冰寒的力量充斥在阴阳鱼之中,形成了一层相当牢固的防护力量。

不过面对第五波地火劫,能够抵挡还很难说。

远处又传来了灵力的波动,忽强忽弱,似是在斗法。

渡劫者的确是徐少言,此时他已经渡劫成功,苍龙和独眼也出手了。

一方是刚刚渡过天劫,浑身是伤的四重天修士。

一方是五重天强者外带一个三重天的帮手。

这场战斗应该没有什么悬念,很快就会结束。

于帆没有多想远处的情况,大多数注意力都集中在飞霜身上。

随着第五波火雨的落下,太极阵很快就在恐怖的热力之下变得扭曲起来,不断闪烁着。

每闪烁一次,太极阵的防护力量就会削弱一些。

飞霜知道不能全靠阵法支撑,自己长剑连动,一道道冰寒的剑气喷吐如箭,瞄准空中坠落的无形火焰灵力,将其击散在空中。

一分钟,两分钟……

太极阵闪烁了上百次。

在支撑到2分半钟的时候,终于还是被热力给压垮,凭空消散了。

阵法一破,布阵所用的宝材自然也是化成了灰烬。

大阵守护着的飞霜,则暴露在了烈火之中,迎来了属于她的第五波天威力量。

短短半分钟。

飞霜的真元便耗去了一成半,只剩下最后三分之一的法力。

她身上的衣物,也在护体真气疏漏的呼吸之间被炙烤得溶化、破裂开来,身上露出多处通红的肌肤。

“最后一波了,还撑得住吗?”于帆担忧道。

“撑不住也要撑!我还没有为师父师妹她们报仇,决不能就这样死去!”飞霜紧咬嘴唇,趁着短暂的劫火间歇空档,服下两枚之前从徐长生那里搜出来的丹药。

虽然她看起来没有受什么伤,但真元的损耗实际上比身体的伤势更加严重。

万一真元耗尽,撑不住最后一波火雨,她顷刻便会被可怕的高温烧成灰烬,连尸体都无法留下。

那种时候,哪怕于帆想救,也救不下来。

西北面的天空恢复成了晴朗的样子。

那边的斗法也很快就结束了,应该是速战速决。

于帆想着,徐少言应当是死了。

接下来只要飞霜渡劫成功,自己此行便等于是完成了两个目标,收获巨大。

“一定要成功啊,飞霜。”于帆看着衣衫破烂,有些凄惨的人儿,默默低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