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63章 劫雷劫火

玉虚的心法……

于帆面露迟疑之色。

门派机密,是不允许外传的。

哪怕他是现在地球上唯一的昆仑弟子,自己就是掌教,也不可以轻易违背本门信条。

不过,如果苍龙要的只是普通外门功法的话……

似乎也不是不能考虑。

玉虚门派里头比较普通的功法其实有很多。

那些功法远远比不上《玉清浮黎经》、《太上元始经》、《清微大罗经》这三份可通三十三重天外天的终极大道结晶。

但如果放在现如今的地球上,依旧还是非常罕有的宝贝,足够满足绝大多数人的修行需求。

功法的优劣,主要体现在未来的路是否足够长远。

三分核心功法的终点是超越三十三重天境界的“天外天”。

而那些次一等的玉虚本门功法,也基本可以达到“二十四重天”的境界。

放在地球上,几乎和三大核心功法没什么区别。

哪怕是那些不知从哪里搜集来的小门派道承功法,也都在九重天以上。

再差的,就没资格进入玉虚宫的典藏了。

拿一些自己用不上的“垃圾”心法去交换一次五重天境界的高人出手机会,还是很划算的。

更何况,苍龙也不是为了他自己讨要的,而是为了给邢牙这个华夏的守护者组织培养后辈弟子所用。

光是这份大公无私的胸怀,就值得于帆尊敬!

“好,我答应!”于帆点了点头,直接从乾坤镯里取出了一册古书,用真元卷住,丢给了苍龙。

“这是预付的报酬,昔日雪山派的内门心法《玄冰诀》,可修练至九重天境界。”

苍龙单手接过书册,听到于帆的解释,苍老的脸上露出喜色,“小道君爽快人!既然如此,我苍龙也不废话,这就去替你收了那徐家小儿!”

语罢真元一吐,蒲叶扇加速前行破空而去,几个眨眼就到了万米之外。

“于帆道兄,对不起,我拖累你了……”

飞霜落地坐在荒芜的山头上,将古琴横在大腿上,却好似无心弹奏,脸上满是惭愧之色。

于帆看了看天上。

飞霜的劫云已经很浓郁,尽管比起远处那朵疑似徐少言的天劫劫云要逊色了很多,但还是不可小觑。

他拍了拍飞霜的肩膀,“别想这么多,收摄心神,调整内息准备渡劫,我来为你布阵。”

随后快速操作起来,取出灵玉和诸多宝材,就地画阴阳,围着飞霜布了个太极阵。

时间紧迫,他也做不了太多事情,只能尽量在这个最简单的防御阵法上多弄点“质量”,尽可能为飞霜多抵挡一下天劫的威能。

“能感应到天劫的属性吗?”于帆一遍布阵一遍问道。

飞霜抚弄琴弦,调整自己的状态,口中回应道:“隐约能够感受到一些,应是火劫。”

火?

那就用水五行的宝材进行克制!

刚好飞霜的心法就是冰系的,水系宝材对她也有几分增幅作用,两相促进,定能起到极大的助益效果!

轰隆!

远处,疑似徐少言渡劫之地那边又落下了一道劫雷。

第二道劫雷比先前那道更加凶狠,落雷之时红光漫天,光是雷声都能把胆小的人直接吓晕过去。

“道兄,时间不多了,你快走开,莫被天威波及!”

飞霜头上的劫云也受到了影响,旋转得越来越快。

一缕危险的气息出现在周围,于帆知道自己如果继续待在劫云底下,就将被劫云“误判”,引起更加强大的劫罚。

因此他也无法细致的去刻画地上的阵法,只能双手连动,将乾坤镯里的水、冰两系宝材,像什么玄冰灵魄、沧澜之精、星光甘露等物快速嵌入到太极阵的各个阵脚之中。

随后便抽身飞退,直接闪到了百米开外。

几乎在他退开的下一刻,飞霜头顶上的劫云之中便落下了一道细小的闪电。

咔嚓

这闪电威力不强,仅仅是天劫“试探”飞霜深浅所用。

飞霜没有进行抵挡,硬吃了小闪电一击,毫发无损。

但是很快,天上的劫云颜色就变了!

原本灰色的劫云顷刻间化作了暗红色,天威转化成一股庞大的火属性灵力,从云头倾泻而下!

天在下雨,下火雨!

当然,这种火肉眼是看不到的,它们只是一团团精纯的火灵力罢了。

无行的火灵力之雨尽数落在飞霜身体周围10米的范围之内。

那看不见的灵力一接触道飞霜的身躯,便立刻化作一蓬蓬赤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飞霜没打算干坐着承受地火天劫的焚烧,早在火雨坠落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弹奏琴曲了。

叮叮咚咚的琴音如流水般响起,一层层音符荡漾开来,将落下的火灵力震开,只有极少数一部分能够真正接触到她。

那小部分的火灵力对于她而言还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心法运转不停,催发出阵阵冰寒气息,便可将其抵御住。

于帆见她应付得还算从容,便暂且压住了太极阵,没有直接催发。

宝材蕴含的灵力有限,越早使用,就会越早消散。

还是留着等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再用最好。

轰隆!

远处,第三道劫雷落下了。

浓郁得堪称恐怖的血煞之气混杂在天雷之中,带来惊天动地的声响。

于帆隐约感觉到,那第三道劫雷包含的力量已经接近自己渡劫之时的第五道天雷。

渡劫之人的天资,显然也是极高的,否则天劫不会这么强。

“苍龙和独眼应该抵达那边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于帆暗忖道。

如果徐少言直接死在劫雷之下,那再好不过。

倘若他渡劫成功了,有五重天修为的苍龙出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存活的机会。

理是这么个理,不过不能亲眼看着这一切,于帆难免还是会有些忧虑。

飞霜的琴音越来越快了。

她的身体周围十米以内已经完全化成火海,地面稀少的植被早就被烧得飞灰不剩,就连泥土和石头,也有被高温烧溶化的迹象。

第一波火雨大约持续了一分多钟,没有对飞霜造成任何困扰,就宣告休止。

但第二波火雨,却持续了整整三分钟!

三分钟的地火天劫焚烧,使得飞霜身上无法自控的渗透出了细密的汗水,白皙的皮肤也因炎热而变得通红。

于帆能够感受到,她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临界点。

下一波火雨落下,她的琴法就起不了作用了,必须拔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