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234章 青丝可为弦

72楼的空中花园基本上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前些天楼下发生的战斗只波及到了71层,而没有伤害到这里的花花草草。

这里很清静,听不到下面嘈杂的声响,也没有什么杂乱的事物,只有纯粹的植被清香气息弥漫。

“飞霜?”

唐凌雪向飞霜投去一个好奇的目光。

很想知道,她不用古琴是怎么弹奏乐曲的。

后者抿嘴浅笑,应道:“其实……很简单的。”

她随手摘下一片花叶,擦拭掉叶子上并不存在的尘埃,放在精致的嘴唇前。

气息吁出,便听到了仿若笛子一般清澈嘹亮的声音。

不过吹奏而出的乐音比起她用九霄环佩琴弹奏的可要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只能说还不错,和那等难得一闻的仙音没法比。

“不大行哦……”

唐凌雪有点小失望。

于帆也是微微摇头。

听过飞霜的琴曲之后,他们的耳朵可都被养刁了,这种层次的根本满足不了他们。

飞霜见状微微一叹,放下叶子,“看来是要拿出点本事了。”

旋即原地坐下,左手往脑后一捋,将绑好的高马尾放了下来。

顺手一拉,捏住一小簇长发,轻轻拽断。

不多不少,正好是七根发丝。

“道兄,请帮我拿一头。”飞霜说道。

信手一抛,七根长度超过两尺半的青丝便射向了于帆。

后者单手一捻,抓住了发丝的一头。

“要用法力护住它们,不然会断的。”飞霜吩咐道。

于帆听从安排,一根一根排列开来,将真元注入其中,使得本来脆弱的头发,变得坚韧起来。

飞霜自己单手捏着发丝的另一头,腾出右手,在绷直的青丝上拨弄了几下。

发丝与琴弦质地不同,而且没有古木雕成的琴身,因此发出的声音也截然不同,少了几分悠扬,多了许多颤音。

不过在真元力的维护下,听起来似乎也还不错。

飞霜玉指拨弄,修剪得十分好看的指甲在自己纤细的发丝上抚弄而过,发出一连串音符。

随着她左手的变换,音符高低波动,形成简单的乐曲声。

唐凌雪看得惊奇,讶道:“头发居然还能这么用,不愧是修仙者!”

“虽说不如古琴,却也别有一番味道。飞霜,来一曲?”于帆笑了笑,也是称赞。

得了两人的赞许,飞霜微微颔首,道一句:“那飞霜就献丑了。”

言罢,单手拨弄七根发丝。

一曲悠然安逸的乐曲便奏响起来。

发丝奏乐,音符不像古琴那么丰满。整个乐曲听起来有些模棱两可的朦胧感,如同诗人呕哑的吟唱。

但正如于帆所说的,这声音虽不甚清晰,却别有一番味道。

尤其在飞霜全神贯注的细心抚弄下,那脆弱的几根发丝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仿佛化身成为七弦琴,努力的绽放出动人的乐音。

乐曲起先节奏平缓,随着她的玉指弹奏速度加快,逐渐变得高昂了许多。

于帆捻着发丝的一端,静静聆听,仿佛感受到了飞霜融入到乐曲之中的心境。

她的琴曲之中——似乎别有深意。

定睛看去,飞霜抚琴之时,樱唇也在微微开阖,像是在唱歌。

但并未发出声响,无法得知她唱的是什么。

空气中,隐约弥漫着一丝淡淡怪味。

唐凌雪坐在旁边的花丛里,手托着香腮看着眼前的两人,莫名的有些吃味起来。

两个人,隔着头发丝的长度坐在一起,以青丝为弦,谱成乐章。

当真是……

有些……浪漫?

“唉,他们都是修行者,只有我不是……”

唐凌雪心中暗道。

尽管于帆和飞霜没有眉来眼去,但联想到刚刚记者们问的问题,唐凌雪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多想起来。

万一有一天,他们俩真的……

“不行,我得快点开始修炼,早点学成本事!”

一抹危机感,促使唐凌雪更加坚定了要和于帆修习昆仑仙术的想法。

终于,一首简约的乐曲演奏完了。

于帆松开手中的发丝,赞了一句:“仅仅是几根头发就能弹奏音乐,真是相当了不起的本事。”

飞霜微低着头,将那几根长发缠绕在自己手指上,谦虚道:“道兄过奖了。术业有专攻,飞霜不过是在这方面略懂些许,若是论神通道术,可要比你逊色了不知多少。”

说话时,她用明眸偷偷打量了一下于帆。

发现后者情绪没有波动,十分平静,不禁露出了淡淡的失落之色。

不过很快便释然了,指尖绽放出一朵冰花,将七根发丝冻结,而后屈指轻弹,打得粉碎。

“可惜没带着小蝉儿。”飞霜感叹道,“在这世上,它可是我最好的知音了。”

这话说得,让于帆和唐凌雪都有点尴尬。

“我们只知道好听,却不知道怎么评价,倒是委屈我们的大乐师了。”唐凌雪笑道,走过来将飞霜扶起。

两女的眼神不经意的触碰到一起。

飞霜略微有些不自然,勉强牵起嘴角,道一句:“唐姑娘说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唐凌雪大方的笑了笑,微微摇头,“不必道歉,我懂你的意思。”

两人相对而视,互不多言。

少顷,才同时撤回目光,看向别处。

“我怎么感觉你们俩今天怪怪的?”于帆狐疑道。

飞霜低头不语。

唐凌雪轻笑道:“你才怪怪的,我看飞霜好像有些乏了,我陪她歇息歇息,你去找你爸妈吧,他们估计还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这……好吧。”于帆点了点头。

他对唐凌雪比较了解,见她这么说,估计是有话想单独对飞霜说,故意支开自己。

当下也不废话,直接离开了顶层花园,把空间留给她们,自己往楼下而去。

目送他的身影离开,唐凌雪转头看向飞霜,似笑非笑。

“于帆很优秀吧。”她语道。

飞霜闻言眉头微皱,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不答反问道:“唐姑娘,你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唐凌雪随意的坐在草丛中,淡淡道:“我自己的男人,我当然知道他的魅力有多大。于帆这家伙,某方面来说确实是没得挑,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顿了顿,她将目光转向飞霜,问出一句:“他这么好,有人会喜欢他也不足为奇。不过飞霜你……你可是修为高深的仙子,不会也这么轻易被他俘获吧?”

“我……”

飞霜一听,飞快的摇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