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183章 对不起,我要离开你

“小师哥,怎么办?”李惜霞问道。

林易看了看于帆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呆愣中的韩钦云,无奈道:“能怎么办,带着吧。”

这小子再怎么白眼狼,也是此次菲国之行要救的人。

人都救出来了,总不能因为一时不爽就扔下不管。

林易推着轮椅,慢慢跟上于帆走的方向,李惜霞撇了撇嘴,为韩清月感到有些不值。

这条路的方向,是通往机场的。

路不远。于帆拉着韩清月,一路闷声向前,不一会儿就到了机场外面。

“小帆。”

这时,沉默了一会儿的韩清月才开口,犹豫道:“你刚刚……会不会对他太过份了?”

“我过份?”于帆不愤道:“你去问问林易和小霞,过份的是我还是韩家人?他们那样对你,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生气?!”

“我……”

韩清月微低着头,低声道:“我已经习惯了……其实,他们也没你想的那么不好,对我……还是不错的。小云他本性也不坏,就是有点被我爸妈宠过头了,不大懂得人情世故。”

“呵……”

于帆冷笑。

懒得去评判。

刚才短暂的接触,就让他看到了韩钦云丑恶自私的一面。

有一点韩清月说的没有错,那小子就是被父母宠过头了。

韩家并非富贵人家,但于帆和韩钦云站在一起,后者反而更像是纨绔少爷,眼里根本没有什么是非对错,只有“我想要这样”!

究其原因,无非是其父母从小就灌输给他不正当的价值观。

尤其是在对韩清月这方面,肯定没少说过“姐姐疼弟弟是天经地义的”,“想要什么让你姐姐给你买”,“都是一家人,她的还不是你的”之类的话。

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以自己为中心,对姐姐颐指气使的习惯。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韩清月根本不是韩家的女儿,而是他们家的奴隶!

“不管你怎么想,总之我不允许你再和韩家人往来!”于帆说道。

韩清月蹙眉摇头,“这怎么行,他们始终是我的家人。俗话说子不嫌母丑,不过是一点小事而已,我怎么可以……”

她终究是个心软的人,哪怕心中曾经很愤怒,很无奈,到最后还是会选择原谅。

但于帆可不是这种人!

他打断了韩清月的话,抓着她的肩膀,低吼道:“小事?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连命都没了!你也是个人啊,你不是他们的工具!!!”

吼得韩清月心尖儿一颤,身子都僵住了。

她的眼眶一红,心里头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于帆接着道:“我的态度很明确,就像刚刚说的,不许你再和韩家人往来。你要么听我的,要么,咱们就当不认识。你受得了这种气,我可受不了。”

说罢他放开韩清月柔弱的香肩,向旁边走了几步。

不远处,项云已经看到了于帆,正主动往这边迎过来。

林易和李惜霞也推着韩钦云来到了机场。

韩清月站在空旷的广场上,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仿佛大海上的一叶浮萍,不知道该往哪边漂。

一边是养育了自己二十五年的娘家人。

一边是对自己关心备至,不求回报的婆家人。

难道真的……非选不可吗?

她很为难。

“于少,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项云来到近前,带着爽朗的笑意,询问于帆。

于帆心情不好,但对张林尧的人还算客气,点了点头,“已经解决了。劳烦你帮我弄个飞机,我们几个都要回国。”

战斗机只能乘坐一个人,而他们现在算上项云一共有六个,明显不够用。

这一点,项云明显早就料到了,回道:“于少放心,老板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那边那架客机就是特地飞过来接送你们的。”

说着指了指远处停机坪上的喷绘着“中夏集团”字样的波音客机。

“好。”

于帆点点头,向林易打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知道于帆不想跟韩钦云待在一起,便当先推着轮椅,走向那架中夏集团的商用飞机。

李惜霞也跟了过去,只有韩清月还待在原地。

中夏集团的商用飞机也是属于私人飞机的行列,因此登机的手续要比普通民航的简单许多,只要登记一下出入境的信息就行了,连安检都不需要。

林易三人上去以后,项云说道:“你们也上吧,那架飞机配了另外两位飞行员,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还得把战机开回去。”

“行,你先回去吧,替我谢谢张公子。”于帆应道。

“嗯。”项云点头,道了声再见便转身走开,进了停机处,跳上那架威风凛凛的战斗机,起航回国。

“我们也走吧,回家了。”于帆对韩清月道。

后者沉默不语。

于帆知道她心境波动很大,没有催促。

过了一会儿,韩清月才抬起头来,开口道:“你……对我很好。”

听到这话,于帆心情就是一沉。

果然,她语气一转,接着又道:“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家人,和我共同度过了二十多年。现在你哥已经不在了,我留在于家终究有些不好,也会给你添许多的烦恼。所以……对不起,我想回去。”

语罢她再次低下头,发出一道叹息。

机场的风很大,吹得雪白的裙摆不住飞扬。

于帆的心情,一片沉重。

结果终究还是出乎了他的期望。

他本以为韩家人多年来的压榨和欺凌会让韩清月看清养父一家的面目,断绝关系。

但他还是低估了她的隐忍力。

或者说……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错了。”于帆摇摇头,怅然道。

韩清月抬起眼帘看着他,递过询问目光,眼圈里是红色的。

于帆道:“我错了,我就不应该给你选择的机会。”

她太善良了。

所以在面对这道选择题的时候,会忘记自身的利益和处境,只为别人考虑。

事实上,韩家好不好,她可能根本就没有去在乎。

刚才的时间里,真正让她犹豫的问题应该是——和于帆待在一起,真的合适吗?

昨晚的冲动,险些促成大错。

她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更加离谱的事情。

所以不想给自己继续犯错的机会,在于帆提出这个二选一的题目时,用排除法排除掉了和他一起生活的选项。

而这些,于帆想了一遍之后,就全都明白了。

他的心情很复杂,有感慨,有无奈,更多的是心疼。

几经思虑,终究也没能想出什么有力的说法劝她留下。

所以他干脆就不想了。

上前一步,拉起韩清月一只手,说道:“我收回刚才的问题,你不用做出选择。”

“?”韩清月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这样说。

以于帆的脾气,怎么会就这样“委曲求全”呢?

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于帆接着道:“不用选,因为我不打算让你选了。你愿意最好,不愿意也罢,反正,哪都去不了,只能待在我这里。”

语罢心念一动,牵着韩清月玉手的那只手泛起一团光芒。

乾坤镯释放出玄奇的道韵,将身前的玉人浑身裹住。

紧接着,“簌”的一下,韩清月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