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173章 “遗言”和遗书

“你在说什么傻话!”

于帆闻言微微皱眉,一边帮她疗伤,一边道:“我就在这里,不是幻觉也不是做梦。你不要胡思乱想,忍一忍痛,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

韩清月还有点迷糊,苦涩的道:“我不想……好起来。活着……好痛苦。让我走吧,我已经……是没用的人了。”

一抹深沉的悲伤萦绕在她的心头,浓郁到化不开的程度。

于帆听得微恼,清喝道:“不许说丧气话!一切困难都会过去,你是我的家人,我不许你放弃自己!”

韩清月的人生遭遇很不幸,这一点于帆也为她感到难过。

但不幸的只是过往,往后的日子还那么长,怎么能轻易说放弃?

他这一声清喝颇具穿透力,直接回响在韩清月的心底,让她的意识清醒了许多。

韩清月的眼帘睁开了几分,看着认认真真在为她疗伤的于帆,愣了愣。

破开的房子外面,已经是夕霞满天。

橙黄色的天光映照下来,将于帆的侧脸勾勒成一个剪影,只看得见轮廓,不太真切。

蓦地,她眼圈一红。

“真的……是你……”

韩清月的心情复杂至极,呆呆的看着于帆,情绪在快速酝酿。

也许是太久没有感受过关怀,这一刻,她的心神竟有种将要决堤的趋势。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呜呜……”

眼眶终究关不住满溢的泪水,一颗颗豆大的泪珠断了线的流淌。

她抽泣着,哭的伤心极了。

身上还没恢复的伤口也因抽噎而牵动,又流出了血来,疼得她面容扭曲。

如此巨大的反应,着实令于帆想象不到。

在于帆的眼中,嫂子一直是个举止得体,端庄大方的女子。

但这一刻她所表现出来的脆弱,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除了悲伤之外,她的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意思。

但于帆并未多想,只是专心致志的推动丹气流转,为她治愈伤口。

“想哭就哭个痛快,发泄出来总比一直憋在心里好受。”他道。

就算哭泣会使伤口开裂也没关系,他马上就要治好她了。

韩清月痛哭着。

破开的屋子里只剩啜泣之声。

外面一片安静,在于帆一掌击飞冯九川的恐怖威势执行,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良久。

韩清月哭了一阵,总算平复了一点情绪。

她的身上伤口血水渗透出来,已是疼得受不了。

也许是知道自己中了很多枪,必死无疑。

于是她忍着痛,梨花带雨,断断续续的道:“小帆,谢……谢谢你,这样关心我。谢谢你……让我知道……世上还有……还有人……是真心在意我的。”

“又说傻话。我们是一家人,我不关心你,还能关心谁?”于帆瞧她脸色痛苦,心有不忍的道。

“总之……谢谢你。”韩清月感激的看着他,说道:“小帆,有件事情,我还没告诉你。”

“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说,你现在需要休息,别说话了,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于帆对她道。

“不行,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韩清月好似断定了自己没有生还可能,倔强的拧着眉头,强忍剧痛,说道:“你……你哥哥,临终前……曾经……留下一封信,让我在……合适的时候,交给你。”

于帆听得一震。

心神瞬间吊了起来。

大哥竟有遗书留下?!

这件事他从未听说过!

“什么信?写的是什么?”事关至亲兄长,他下意识便问道。

韩清月费力的道:“我……我不知道,他不让我看。他说……必须等到……集团好起来……才能给你。”

“那封信在哪?”

“在……家里,我的……枕头底下。”

韩清月越说越虚弱,有气无力。

在她自己的感受下,她发觉自己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估摸着是大限已经到了。

当下薄唇微动,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弱声道:“小帆,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于帆应着她的话,心中已经开始猜想大哥遗书的内容。

韩清月双眼无神,看着远处坠落的斜阳,心思仿佛飘到了遥远处。

她断断续续道:“小帆。等我……死了后,你把我……火化,骨灰放在……我老家,阳宣街的……第三个巷口。那是我养父母……捡到我的……地方。我……我想……我想……回家。我希望……他们能……带我回去……”

道出自己最后的执念,她抿了抿苍白的薄唇,疲惫的合上了眼睛。

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定会以为她就此与世长辞。

于帆虽然知道她心脉还在,并且已经开始恢复,此时的虚弱全因失血过多引起。

但听了这一番话,仍旧是心神大恸,眼眶不禁也湿润了起来,连兄长遗书的事都暂且压在了心底。

他点了点头,许下承诺。

“我会带你回家的。”

不是等她死后才送她回到自己被遗弃的地方。

而是治好她,带着她找到自己真正的家人。

问一问,当年为什么要抛弃!

韩清月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笑了一下,心神一松,昏死过去。

而这时候,屋外的人也都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

冯九川被于帆一掌击退,双脚犁地七八米远,骨骼脱臼,鲜血淋漓。

这恐怖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吓傻了。

谢岩手底下的四个高级雇佣兵端着枪,遥遥指着于帆,不敢靠太近。

冯九川疼得撕心裂肺,叫嚣了两句“这不可能”之后就当场昏倒。

谢岩的表情最为复杂,一会儿看看下场凄惨的自家头号打手冯九川,一会儿看看和韩清月低声交流的于帆,进退两难。

倒是高大海,看到实力强大的天级高手毫无抵抗之力被击退,心中闪过了诸多念头。

等韩清月昏迷之后,他便对谢岩等人说道:“你们还不走,是想等死吗?”

谢岩脸上阴晴不定。

于帆的恐怖,让他意识到自己今天踢到了铁板。

他想让手下开枪击毙于帆。

但又想起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有一群特殊的存在,根本不是普通枪械所能应付的。

万一一枪打不死,于帆发怒起来,他可就要遭殃了!

想到这点,谢岩当机立断,喊了声:“撤!”果断离开。

四个雇佣兵们架着冯九川,紧随其后。

不远处的林易和李惜霞见状松了口气。

“于兄弟真是厉害……”

林易感叹道。对自己和于帆差距,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李惜霞倒是没想那么多,捂着疼痛的小细腰走了回来,蹲在于帆旁边。

担心的问道:“老板,韩姐姐怎么样了?”

刚刚韩清月说的话她都没有听见,因为声音实在太虚弱,只有于帆能够听得真切。

因此那一段段丧气的,仿佛遗言般的话语,并未影响到她。

于帆回道:“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想要痊愈还需要一段时间。”

大还丹只能治好身体上的主要伤势。

她所流失的气血、元气,受损的心神,都需要很长时间来慢慢补充。

不过这对于李惜霞而言已经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她拍手喜道:“老板你太厉害了!韩姐姐受了这样重的伤你都能救回来,简直就是神仙!”

于帆摇了摇头,“我比神仙差远了。”

他继续集中精神,想快些把韩清月的伤治好。

不过这时心里又想起了一件事,眉梢一蹙。

“小霞,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一下。”他沉声道。

“什么事老板?”李惜霞问道。

于帆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你哥哥李青峰……死了。”

【书友交流QQ群:1003436952,建群一星期了只有1个读者,感觉自己是个铁Five 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