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168章 噩耗

于帆并起两指,随手一扫。

只听得风声忽起,无形的气刃凭空闪现。

两名白人汉子什么也没看到,就感到持枪的右手手背一阵刺痛,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咔嚓两声。

手枪掉在地上,同时还有一串血珠滴落。

“叫你们老板出来见我。”于帆冷漠道。

他没有杀人,只是以真元化刃,划伤两名白人安保的手,致使其无法使用武器。

但即便如此,这一手隔空杀人的手段也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

“超级古武者!”其中一名白人安保惊呼道。

由于语言系统的差异,华夏的“天地玄黄”四个境界在国外一直被人翻译为ABCD四个等级。

而先天古武者,则被称为“超级古武者”,或者“S级”。

先天强者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可以隔空伤人,于帆随意展露出来的本领,在外人眼中已是非常强大。

“你……你等着!”

两个白人都不是傻子,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于帆的对手,连忙后退,用还能行动的左手,拿起对讲机紧急呼叫后方的警卫首领。

与此同时,四楼和五楼两层赌场的大富豪赌客们也已经被惊动。

其中一两个胆子特别大的来到了过道上,向外张望。

于帆扫了一眼,看到的人里头大多数都是西方面孔,亚裔只有两个。

“嘿,你是华夏人吗?”其中一位三四十岁模样,长相憨厚的亚裔喊道。

于帆微微点头,算作回应。

得到于帆肯定的回答,那人放心了许多,走出人群,用中文道:“华夏人不打华夏人,我也是华夏的,叫做袁昭,东北的,在这里做生意。”

这人有点自来熟,好像完全没在意现在的场面似的。

于帆作为一个闹事者,心系着自家嫂嫂的安危,可没心情和他闲谈。

他没搭理,袁昭却没在意,自顾自的说道:“兄弟,我得提醒你一句,这赌场有个特别厉害的老头,你可要小心一点。前两天就有三个国人在这里闹事,差点连命都丢了。要不是……”

“嗯?”

三个华夏人?

听到这话,于帆闻言瞬间来了精神!

他一个晃身,直接出现在袁昭的身旁,急问道:“你说的这三个人,可是一男两女?”

“对,对啊……”

袁昭没有被于帆的速度吓了一跳,回答得有点结巴。

于帆又问:“那男的是不是戴个眼镜,长得很斯文?那两女的是不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一个很年轻?”

袁昭点头道:“嗯……是的,那可不是一般的漂亮,简直……等等,兄弟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认识他们?”

说道后面,他忽然反应过来,反问于帆道。

岂止是认识!

于帆表情肃然,“他们现在在哪?那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呃,这个……”

袁昭见于帆神情如此紧张,就知道他是来找那天那三个人的。

当下神情一僵,语气古怪的道:“他们……应该死了吧。”

“你说什么?”于帆的嗓音一下子拔高了几度。

袁昭重复了一遍:“我说,他们应该是死了,你要是想找他们,可能要失望了。”

轰!

霎时间,仿佛有万千道天雷轰击在于帆头顶上。

“死……死了?”

他讷讷的道,整个人都傻了。

嫂子死了?

那个温柔娴静,善解人意,总是默默承受苦难的可怜人儿……死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你胡说!”

于帆的双眸转瞬就变了眼色,凶光喷吐而出。

他上前一步,揪着袁昭的衣领将其提到空中,喝道:“你休想骗我,她决不会有事!”

这一句吼声传遍整个赌场,声音之大,简直震耳欲聋。

袁昭直接被吼得懵圈了。

他没有料到于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在于帆那恐怖的威势之下惊慌失色,身躯都颤抖了起来。

但憨实的性格,却又让他忍不住吐出一句:“……中了好几枪,怎么可能会没事。”

“不可能,绝不可能!”

于帆嘶声怒吼。

整双眼睛,都在瞬息之间变成了血红色。

他不相信袁昭的话,不愿相信韩清月会就这样死去!

韩清月。

这个女人,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养父养母的压迫之中,没有得到过半点的关爱。

好不容易嫁入豪门,婆家却又一夜破产,连丈夫也死于非命。

她还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幸福,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于帆不信,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尽管和韩清月才相识没多久,但他心中已经完全认可了这个嫂子,认可了这个家人!

在于家最落魄的时候,所有亲人全都背离而去,只有这个女人默默承担,为于航入殓,为于家打点后事。

这是他认定了要保护的人,怎么可以就这样一声不吭就消失在世界上!

于帆不信,他死也不信!但理智却告诉他,袁昭所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那天……发生了什么?”

他咬着牙,强行压抑着不让自己暴走,一字一顿的问道。

袁昭感受到了于帆身上恐怖的气势,干咽了一口唾沫,道:“兄弟,华夏人不打华夏人啊……我说归说,你气归气,你可不能往我身上发火。”

“好,我答应。”仅存的一点理智,让于帆做出了回答。

“那你先放我下来。”

袁昭还被提在空中,双脚离地,很没有安全感。

于帆依言将其放下,袁昭松了口气。

此时。

在于帆的感知范围内,一群安保人员已经快速朝着四楼的方向跑来,人数众多,而且个个荷枪实弹。

袁昭也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和枪械碰撞的声响。他退到旁边的柱子后,找了个自认为相对安全的地方。

然后才解释道:“那天……我来到赌场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三个人在和赌场老板对峙。那个很漂亮的女人要求赌场老板放了她弟弟,但是没有得到回应。赌场老板要她拿钱赎人,她拿不出来,对嘴了几句之后,就打了起来。”

听到这里,于帆的心便一下子沉了下去。

这里的安保人员个个都是带着真枪的。

林易和李惜霞还好,至少身手不错。

可嫂子……

果然,正如他所料,袁昭接着道:“漂亮女人的两个朋友特别能打,放倒了赌场几十个安保。尤其那个男的,连手枪都打不到,赌场老板身边的老头也是废了很大劲才勉强击退他。”

“但那漂亮女人就不行了,躲都躲不好,挨了好几枪。另外两个人见她伤得厉害,就抱起人跑了。在逃跑的时候,他们也吃了几发子弹,估计是活不成的。”

袁昭生怕于帆动怒,尽量言简意赅,没有去细细述说当时的情景。

但饶是如此,听完之后的于帆,依旧是勃然大怒!

他的脑海里,此刻只有一句话,一个画面!

韩清月身中数枪,浑身染血!

“快快,就是那个人,给我拿下他!”

这个时候,博太赌城的安保大队也终于到齐了。

数十号人手持枪械,从过道的一侧涌了上来,堵住了离开的通道。

袁昭和其他人等看到那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全都吓了一跳,急忙跑回棋.牌室里,不敢出来。

面对数十把手枪,以及数十个身材健壮的保安,于帆的神情从暴怒转为冰冷。

“五十八个人……”

他动了动嘴唇,用不带感情的声音说出:“……五十八份业障,我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