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16章 是你甩了我

“你怎么跟他遇上了?”唐凌雪饶有兴趣问道。

刚才许云聪说出要带于帆去保安处报到的时候,她着实吃惊不小,一时都没明白许云聪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于帆耸了耸肩,将刚才自己在大门处被拦住,以及和许云聪碰面的事情简略说了一下。

听完后,唐凌雪哑然失笑,“那个家伙,才刚刚升任部门经理没多久就膨胀成这样了。也好在他遇到的是你,要是换做别个脾气差点的富家少爷,估计早被打脸得无地自容了。”

“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少爷了。”于帆撇了撇嘴。

于家已经完了,他现在只是个负债累累的普通青年,和“少爷”两个字再也搭不上关系。

“话说回来,那许云聪在你们集团是干什么的?刚才他可没少跟我臭显摆,好像和你走得很近似的。”他有些吃味的说道。

唐凌雪坐在他对面,并拢双腿,侧向一边,美眸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怎么,你吃醋了?”

于帆矢口否认道:“那倒不至于,你心气那么高,不可能看上他,这点我还是明白的。再说……咱俩不是已经分了么。”

话虽如此,但眼前的女子终究是他前任。前任的身边有个以前的老“对手”在,他的心里难免还是有些疙瘩。

这淡淡的醋意,让唐凌雪嘴角的笑意更浓。

她拿起刚烧开的水,冲了一壶热茶,轻笑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工作上,许云聪是盛唐集团不动产经销部的一位销售经理,我是盛唐集团珠宝公司的总经理,没有半点交集。生活上,我也从没搭理过他,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这样的解释,你满意吗?”她说着,将一杯热茶递到于帆面前。

于帆看着如谪仙般一尘不染的唐凌雪,感受到她话语中的调笑味道,回道:“你完全可以不解释的。”接过热茶,抿了一口,以掩饰自己脸上的些许不自然之色。

两人的恋情早就已经不了了之,如果他现在还表现出很在乎,多少会有些不好。

唐凌雪知道于帆的想法,不过她对此却不在意,只是淡淡说道:“我说话做事,向来都是明明白白的。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得说清楚呀。”

于帆:“……”。

这话说的,搞得他好像个负心汉似的。

“我哪有不……”他想要解释。

但还没开口,唐凌雪便打断了他,先一步开口道:“大二开学第九天,你跟我说要去一趟冰岛,一个月左右回来。结果我下一次见到你,已经是半年后。然后才过了三天,你又不见了,连去哪儿都没说,直接人间蒸发,我特地派人打听,都得不到你的消息。”

“直到毕业的时候,你才再次出现。但也只是办了个手续便再度失踪,甚至没有来跟我见一面。”

说到这里,唐凌雪微微摇头,看着他,状若无奈的道:“你自己说,这不是甩我是什么?”

于帆:“……”。

她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的样子,自己当初的行为确实是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于帆道:“我当时也是觉得,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把话说得太明白。我想当个浪迹天涯的行者,怕耽误了你,所以才……”

唐凌雪嘴角抽了抽。

凭她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于帆的心意?

今天故意旧事重提,只是单纯为了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罢了。

要知道,她可是盛唐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家中有千亿资产,容貌更是人间绝色。

有这么好的条件,追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要不是因为很低调,一直隐藏身份,早就成为无数男人疯狂追捧的目标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她,居然还被人闷声不响的甩了,这换谁谁不气?

就算过去了四五年,回想起当时于帆几次不辞而别的经历,唐凌雪还是难免有点愤愤不平。

所以现在于帆自己送上门来,她可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不好好敲打敲打他,他还真以为别人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唐凌雪摆出一副有点小生气的模样,说道:“我不管,反正当初是你对不起我,你必须做出赔偿。”

于帆老脸一黑。

尽管唐凌雪略带恼意的模样十分俏美,赏心悦目,但他可没心情欣赏。

“这件事能不能以后再说,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跟你谈一谈关于玉石的生意的。”

先把集团员工工资的那2.5亿凑出来才是当务之急,至于补偿唐凌雪……

他还真不知道该给她什么。

人家资产雄厚,自己开了公司,风头正劲,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

而他现在只是个破产的“负二代”,哪里拿得出配得上她的东西?

“不把我哄高兴,还想谈生意?”唐凌雪轻哼一声,撇过头去,佯装生气模样。

于帆一阵苦恼。

他最怕的就是哄女人,以前之所以看上唐凌雪,就是因为她性子好,不会耍小脾气。

没想到时隔多年,这种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看着他满脸忧愁,束手无策的模样,唐凌雪心下暗笑。

不过表面上仍旧维持着不满的模样,说道:“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看在你现在挺惨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太多。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做到了,我就原谅你。”

“什么条件?”于帆忙问道。

对方主动给他台阶下,他自然要把握机会。

唐凌雪道:“我还没想好呢,先记在账上,想到了再告诉你。”

她的语气仍旧有些生气。

但说话时,眼角却已情不自禁浮现出了一抹狡黠之色。

于帆见了,一阵哑口无言。

他忽然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当初在处理两人关系上,确实是他的不对。

如今唐凌雪非但没有怪他,甚至还愿意和他做交易,帮他渡过难关。

就冲这一点,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她的要求更多一些,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说说你的生意吧。”唐凌雪摩挲着温热的精美茶杯,嘴角带着“阴谋得逞”的笑意,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