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165章 扑空

丁豪没有带于帆回市区。

而是开着豪车,沿着省道狂飙了几分钟,离开了清溪县。

随后转向乡镇公路,开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度假村。

度假村位于清溪县隔壁的长青县,距离市区不是很远,建立在一座郁郁葱葱的低矮大山上。

这山上有茶园、桃林、竹海、温泉等游乐的地方。

此外还有一座豪华的山庄,名叫“金马山庄”。

来的路上,丁豪已经大概向于帆介绍过了金马山庄的情况。

这个地方对于普通平民阶层的人来说,是个散心度假的好去处,其中“温泉酒店”是许多年轻情侣都非常喜爱的场所。

而在那些富豪的眼中,则代表了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南江的小澳门”。

——金马山庄的地下,正是谢岩渗透到国内的赌场分部。

丁豪的车在金马山庄拥有很高级别的通行特权,一路直接开到了温泉酒店的正门,停在露天停车场。

两人下了车,于帆就迫不及待的释放开了神念,朝着地底下探去。

此时时间还是白天,下午四点多左右。

地下赌场的人很少,只有寥寥几桌在打牌的。

于帆扫了一圈,并未发现嫂子的踪影,也感受不到林易和李惜霞的气息。

甚至于,就连古武者也没有找到。

唯一一个气息稍微强大一点的,也不过是个约莫“黄级”档次的保镖,锻炼过身体,气血比常人旺盛一些。

“你确定是在这里?”于帆皱眉问丁豪。

丁豪点头道:“对啊,我之前来过几次的。走,我带你去见见这里的管事。”

说着便带路走进酒店之中。

温泉酒店内部充斥着温暖的气息。

这个酒店的构造比起普通酒店要独特一些,墙角位置到处都是疏导温泉的小渠,散发出一阵阵热腾腾的水雾。

没开暖气和空调,温度就比外面高出好几度。

“哟,这不是豪哥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才进门没多久,一名穿着得体的男性酒店经理就迎了上来。

丁豪开门见山道:“我今天带了贵客,是中夏张公子的朋友,有事情要找马先生。”

那酒店经理一听“中夏张公子”和“马先生”两个词,顿时两眼放光,大喜道:“张公子的贵客,就是本山庄的超级贵宾!马先生正在金山上陪客人呢,咱们这是去一起玩,还是要叫他上来?”

“金山”指的就是赌场。

“叫他上来,速度快点。”于帆开口道。

他可没心情的赌场里看别人怎么玩,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弄清楚嫂子的下落。

酒店经理点头称是,拿起对讲机,对赌场那边的人说明了一下情况。

不一会儿便道:“您二位稍等,马先生很快就来。”

在“中夏张公子”这个名头的诱惑力之下,短短1分钟左右的时间,一道身影就来到了大厅里。

那是个样貌颇为英俊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油头粉面,从衣着打扮来看,完全是个上流社会精英人士的模样。

不过他那满脸讨好和巴结的表情,可就没那么“上流”了。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先传过来。

“哎呦呦,二位要来金马山庄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要是让我们谢总知道我老马怠慢了您二位,这金马山庄恐怕立刻就要改掉名字了~”

马金银来到于帆和丁豪面前,满是阿谀奉承之色,卑躬屈膝着,像极了一个狗腿子。

丁豪没有说话。

于帆神情阴冷,开口便是一句冷冰冰的质问:“姓马的,我问你,见没见过一个叫韩清月的女人?”

“啊?”

此话一出,马金银的表情和动作瞬间戛然而止,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你,你们是……”

他微退半步,面露谨慎之色的问道。

“韩清月在哪!”

于帆换了个更为简单直接的问法,沉声喝问。

马金银一听,顿时明白了眼前之人根本不是来销金的,而是来找事的!

他退后几步,口中高喊道:“来人,来人,马上把这两个给我轰出去!”

哗哗哗

一阵整齐脚步声,保安们立马跑了进来。

“想要活命,就立刻告诉我!”于帆厉声道。

单手一捞,直接将马金银的衣领攥住,整个人提了起来。

保安们见状喝道:“住手,快放下马先生!”同时冲上前来试图解救马金银。

于帆漠然扫了一眼,连手都没动,仅仅是冷哼了一声。

一股沉重的气劲便以他为中心扩散出去。

轰~

除了丁豪和被提在手里的马金银之外,5米之内,所有人全部倒飞出去,七零八落的倒在了地上!

霎时间,所有人都吓傻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韩清月在哪,或者……死!”于帆怒瞪着马金银。

那恐怖的目光,和先前骇人的手段,让马金银丝毫不敢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小命危在旦夕,他吓得险些尿裤子,慌忙道:“我说我说,老板别杀我!”

于帆注视着他,等候答案。

马金银磕磕绊绊的道:“韩……韩清月,前几天来过。她带着两个很厉害的人,砸,砸了我们的大堂。说是……要救她弟弟回去。我们老板,老板说……让她自己去总部捞人,如果有本事……就把人给她。如果没本事,就,就……”

“就什么?”于帆冷声道。

马金银干咽了一口唾沫,苦着脸道:“我……我不敢说。”

“说!”

于帆本来还不是很好奇,听他这么讲,反而来了脾气。

马金银涩声道:“话……话是我们老板讲的,可不是我说的。我说出来,你别生气杀了我……不然我真的不敢说!”

于帆的脸色愈发阴沉。

“你说了不一定会死,要是不说,肯定会。”

“我说,我说我说我说!”

马金银浑身颤抖,表情已经无法自控,面部肌肉惊恐的抽搐着,说道:“老板说,老板说……你要是没本事,就留下来当我的母狗,我会每天安排几十个男人轮流伺候你,包括你那个残废的弟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像你这样漂亮的美人儿,至少要玩上十几年,等到……”

大堂里,响起一道宛若西瓜摔碎的声音。

“走吧,去机场。”于帆对丁豪道了句,声音之中不带任何感情。

他转身出了大门。

整个大堂之中,所有人都在瑟瑟发颤,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过了半晌,一位前台小姐最先忍受不住,弯腰狂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