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负二代

神级负二代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6:27

最新章节: 深夜,于帆和唐凌雪相拥而眠。冥冥中,一抹玄奇的道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之中。“臭小子,前有强敌,后有天罚,居然还能安心睡觉,连修练都忘了。”黑暗中,一道半透明的身影逐渐凝成,飘浮在床边一米多的位置,摇头轻叹道。这身影是个中年道人,四五十岁模样,穿着黑白相间的阴阳道袍,头束道髻,美髯足有一尺多长。随

第一卷 全城首负 第014章 偶遇“情敌”

没有叙旧,说完之后于帆就挂断了电话。

“我一会儿就去盛唐那边跑一趟,嫂子你要是没别的事,可以先回去。”他道。

长生玉的交易他自己去谈就可以了。

这东西只有他自己最了解。虽说韩清月在谈生意这方面可能比他更有经验,但带着嫂子去见前任,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行吧,那你自己去,好好的跟她谈。”韩清月对他微微点头,将“好好的”三个字咬重许多,似笑非笑。

她可没看到于帆的玉石在哪里,只觉得这应该仅仅是于帆面皮薄,不好意思直接找前任借钱,故而胡诌的一个理由。

心中对于帆这个小叔子的印象,又增加了个“腼腆”。

嗯……

自负,冲动,固执,且腼腆。

“那我走了,你记得吃午饭。”

于帆当下离开了办公室,准备直接去见唐凌雪。

如果他知道韩清月心中对自己的看法,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海云大厦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什么人,哪怕是中午时分,也看不到有人出去吃饭,或者外卖小哥送餐进来的身影。

于帆出了大门,径直走向2公里外的另一栋摩天大楼——长安大厦。

长安大厦就是盛唐地产的总部,外形是个别致的螺旋高塔形状,因此也叫“长安塔”。

这座大厦的高度虽然海云大厦要略矮一些,但也有65层,且在造型、灯光等方面要比海云大厦绚丽得多,是本市名气最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座建筑。

十几分钟后,于帆就来到了长安塔底下。

看着造型酷炫的高楼,他忽然想起:“刚才忘了问凌雪她在第几层了……算了,找前台问问去。”

暗想着,他大步走向大门。

不料,刚进门,就被哨卡机给拦住了。

……他不是盛唐集团的人,当然没有身份卡可以通过。

哨卡机后面的保安小哥见了,便问道:“先生,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

“呃,我找唐凌雪,预约……算是有吧。”

“找大小姐……”

保安小哥看了看旁边的电子屏幕,旋即遗憾的道:“先生,很抱歉,凌雪小姐今天没有约见客户。您是不是记错时间了?”

“我是刚刚才和她……”

于帆正想解释。

这时,大楼里走出来一位西装革履,打着金色领带的青年男子,发现了这边的情况,问道:“怎么了,是凌雪的客户吗?”

那人器宇轩昂,一派成功人士的打扮,走到哨卡机后面,随手刷了一下身份。

“嘀~”

机器的显示屏上立刻跳出几行字:

姓名:许云聪

级别:部门经理

部门:盛唐珠宝

哨卡机自动通过放行。

那保安小哥道:“许经理,这位先生说要找大小姐,但是我看了大小姐今天的预约名单,名单是空的。”

“哦?”

许云聪一挑眉毛,看向被卡在外面的于帆。

旋即面露惊讶之色,“咦,这不是于帆吗,老同学呀,好久不见了!”仿佛刚刚才认出来一样。

说着张开双臂,热情的迎了上来。

于帆微微皱眉。

从对方热情的伪装之下,他看到了一抹名为“阴谋”的味道。

这许云聪不是别人,正是他当年的同班同学。

此人仪表堂堂,学业优异,当年在一众女生的心目中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而于帆当时十分低调,不仅家世罕为人知,平日里也从未参加过集体活动,就像个透明人一样。

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情,充其量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许云聪今天会这么热情,毫无疑问,是装出来的。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装……

估计十有八九是因为唐凌雪。

“怎么样,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装模作样的拥抱了一下,许云聪便单刀直入的询问起来。

于帆摇摇头道:“不怎么好。”

许云聪上下扫视了他一圈,做出打量他的模样,然后叹气道:“看你这样子,好像确实混得有点差。不过没关系,既然今天遇上了,咱们身为老同学,我怎么也得照应照应你!”说着拍了拍于帆的肩膀。

于帆嘴角抽搐。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他是于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如果知道的话,这么说无疑是想嘲讽他。

若是不知道,那也是想要显摆自己的“成功”。

看许云聪脸上的表情,似乎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他故作爽朗的笑道:“我现在也算是盛唐集团的管理层了,给你谋个一职半缺还是没问题的。哦,对了,你今天是来找凌雪的吧?你们分手这么多年了,她还见你吗?”

说完含笑看着于帆。

于帆心道一句:“果然。”

这家伙根本不是来认老同学的,纯粹只是想过来奚落他,以报当年“横刀夺爱”之仇。

几年前刚进大学的时候,唐凌雪的美貌惊为天人,成为全校男生,乃至于许多男性教师心目中的女神。

无数人使出各种花样,用尽办法追求唐凌雪,都未能成功。

反而是于帆这个极其低调的人成了最大的黑马,居然闷声不响的就成了她的男朋友。

从两人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于帆就成了所有男同学共同的“情敌”。

如今好几年过去了,很多人已经各自成家,当年的事早已忘却。

而这许云聪却一路跟着唐凌雪,混进了盛唐集团里头,显然是贼心不死,依旧想搏得唐凌雪的青睐。

今天见面,两人“地位悬殊”,他自然想要为自己出一口气,狠狠踩于帆一脚,以证明自己的优秀。

想明白这些,于帆心中一动,索性配合他。

故作出苦涩之态,摇头道:“恐怕是见不到她了。”

许云聪闻言,眼底笑意更浓,主动安慰道:“没事,没事。她的性格你也知道,一般很难见得到面的。不过今天有我在,我保证能让你见她一面。你且稍等,我马上打电话给她。”拍了拍胸脯,打满包票。

说着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唐凌雪的号码。

于帆站在一旁,看着他的表演,嘴角一阵抽搐。

这个家伙还真是活宝。

自己负债300亿的新闻早就传遍云海市了,他居然不知道。

若只是如此那也就罢了,他竟还想用这种低俗的把戏恶心人,实在是……

……幼稚得很。

电话接通后,许云聪说了两句什么,马上就挂断掉了。

“她答应了,走,我带你去她办公室。”而后拉着于帆,通过哨卡机,直奔电梯而去。

一边走着,还一边问道:“于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我记得你大二那年就离校了,应该没有毕业吧?拿不到毕业证书,工作估计也不好找,现在该不会是在送快递吧?”

于帆暗自翻了个白眼,一阵无语。

表面上则是维持着尴尬的模样,“别提这个了,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倒是你,好像和凌雪走得挺近的?”

既然对方想装,那干脆陪他装个够好了。